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港大歲月 3】邏輯

2015/8/29 — 18:30

香港大學校園。 (圖片來源:港大網站)

香港大學校園。 (圖片來源:港大網站)

香港只能說是個中西文化並存的地方,不能說是個中西文化交流的地方。我在港大哲學系唸的哲學只有西洋哲學,中國思想是中文系的專利,兩系不過是一層之隔,但至死不相往來。

我入學那年哲學系剛與心理系分了家,還沒有聘系主任,一共只有三位講師,教邏輯的譚先生是本地人,另外兩位是外籍講師,紐先生教的是牛津派語言分析論,洛先生是加拿大人,似乎在寫一個歷史論的博士論文。三位講師中譚先生外貎最不吸引人,上課不苟言笑,一句是一句,用他那廣東口音英語平板呆滯地一字一字說出來,句子又長結構又複雜,出奇的是文法從來不錯。

廣告

頭一課,他在黑板上寫了個p&q的真值表,簡單得不得了,教完了就說:「And if you know this, you would know more philosophy than some people who make a living by teaching philosophy(如果你弄懂這個,你就比一些以教哲學為生的人懂得更多哲學)。」第二課是pvq的真值表,他慢吞吞地教完了,又重複那句:「And if you know this….」如是者一課一課地重複下去。我完全不明所指,只有照樣老老實實聽的份兒。

三位講師之中,我最尊敬譚先生。不知為什麼,我直覺上感到他對哲學最認真。他在小組導師課最不客氣,男女一視同仁,女學生讓他窘哭了他也完全無動於衷。誰功課做短了,他就冷冷地說:「If you think by taking Logic you are taking three subjects instead of four, you will find yourself very much mistaken(如果你以為選修邏輯等於唸三科而不是四科,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廣告

紐先生常有牛津紳士風度,不少學生為他的温文笑容傾倒,但我嫌牛津學派瑣碎,對他授的課尖酸刻薄,諷刺不留餘地。洛先生看不起香港學生英文水準不夠好,對我們不耐煩,上課就是把他的論文稿子一頁頁地讀出。唸歷史論的人不過八九個,通常在他房間上課,一次不知甚麼事惹起他的牢騷,說了一句「見鬼」之類的話,我站起來冷冷地說:「我有點頭痛,請恕我早退。」說完就拉開門出去了。據說他登時大發脾氣罵起中國人來,我也沒有問詳情。我理直氣壯得很,我是女士,他不應該在女士面前說粗話。

譚先生教完了第二年的第一個學期便離開了,後來人家告訴我他和其他兩位講師不和,吵了架去的,對他以前那些話我才恍然大悟。譚先生離開以後,我便不大上課了,我懂的哲學,差不多全部是跟一個叫龍沛蒼的人學的,這個人可說是我的「大師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