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精算男友

2015/7/18 — 16:3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 文:茹若冰@精算思政 】

我和我男友是由「生仔」開始的。

「生仔」是指出新product。

廣告

跟大部分精算系學生不同,我畢業後並沒有行精算這條路,而選擇了從事保險公司的產品研發(Product Development)。部門主要工作是管理保險產品的product life cycle,包括市場研究、產品設計、制定營銷策略、編寫銷售材料,以及產品推出後的review和改良。Product Team通常要跟多個保險後勤部門合作,例如IT、核保部、理賠部,當然少不了精算部。而我男友Frankie,便是精算部的Pricing Manager。簡單來說,一份保單需要交多少保費、有多少賠償,就是由Pricing Managers計算出來。

Frankie高高瘦瘦,無框眼鏡和gel得不太誇張的髮型,襯托出一種書卷味,加上有點像黃家駒的聲線,實在迷到了不少女同事。性格上,他是個典型的精算人,沉實冷靜、理性、專注力特強。要數他的缺點,我會說是慢熱吧!記得跟他頭幾次開會,他都是一句起、兩句止,所以當知道要和他合作推出人民幣產品時,我是十萬個不願意的。

廣告

2010年,中國重新開始引導人民幣走高,人民幣匯率便進入了難以阻擋的漲勢。加上一輪輪的市場開放措施,不同類型的人民幣投資工具開始在香港盛行,人民幣儲蓄保險是其中之一。此類產品大概都是供款數年,若干年後期滿便會連本帶利一筆過發還給客戶,保障成分較一般人壽保險低。

由於產品設計簡單,我和Frankie的火力主要集中在人民幣的市場監管及「再保險」的問題上。再保險即分擔保險公司所承受的風險,簡單來說,是保險公司的保險公司。在這方面,我是個新手。Frankie幫了我很多,令我開始對他改觀。Target launch date愈逼近,我們愈多OT。孤男寡女朝夕相見,難免會日久生情。但正如TBB劇的每一條感情線,一定要有個「撻著位」。

再保險公司在內地搞了個三日兩夜的workshop。我、Frankie及另外兩位同事(電燈膽A、電燈膽B)代表公司出席。那些「男女被酒店錯派同一間房」、「男替女在飯局裡頂酒」等我最期待的畫面並沒有出現。所謂的「撻著位」,就是Frankie趁兩位電燈膽同事攞行李時,突然跟我說:

「做我女朋友啦!」

「你可唔可以浪漫d呀,死計數佬!」

*     *     *

就係咁,我和Frankie神不知鬼不覺地一齊了。

有個精算師做男友,等於有個御用excel technician。所有與excel有關的問題,Frankie都能三兩下手勢便解決。而基於我們工作上的緊密關係,我從Frankie身上獲得的「好處」當然更多。有些問題,不用再black & white 出email問actuarial,因為我一個電話已經搞掂了!工作以外呢? Frankie是個宅男。One Piece、Gundam是他的摯愛,高登CD-ROM*是他的隱藏身分。所以我們的日常拍拖活動,都是宅宅地,去動漫展、落信和睇玩具、hea在家中… 我們不浪漫,但自覺幸福。

Product Team的工作主要都是project based,想不到我和Frankie的感情也是project based的。產品推出半年後,Frankie被派往內地分公司工作。我們各有各忙,由日見夜見淪落到兩、三個星期才通電話一次。不久,我們便分手了。說穿了,都是wrong timing。

今天,市場對人民幣升值的憧憬已大不如前,我和Frankie的「結精品」早就下架了。今天我,仍是單身中女一名,星期六沒事幹在家中寫文。聽說Frankie與他公幹時認識的女朋友已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

 

*高登CD-ROM:泛指時常甚至長期只讀帖不回帖的網民(Source:香港網絡大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