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那些年燈籠」

2018/9/24 — 14:31

圖、文:富察令兒

圖、文:富察令兒

這幾年的中秋,我幾乎是每一年都會想起我的八十年代燈籠,你也可以說是我的懷舊燈籠,又或是「那些年燈籠」。

你的「那些年燈籠」,是怎樣的呢?是紙造的玉兔燈籠?是楊桃?還是風琴式圓筒形燈籠?我所追想的燈籠,跟玉兔、楊桃和風琴式全無關係,而是一隻蝴蝶。

八十年代的我,還是個小小的孩子。我的手裡拿著一根長長的竹支,竹支吊著一個蝴蝶形燈籠。我想,那應該是由一雙以竹支造成的蝴蝶形框架拼合而成的。現在只能憑空想像,那也許是用竹支扭成蝴蝶形狀,然後貼上好像玻璃彩紙的東西,於是變成蝴蝶形平面。有了兩個蝴蝶形平面,便再以竹支拼合,中間留一個位置給蠟燭,於是成了我的蝴蝶燈籠了。

廣告

留給蠟燭的範圍,沒有玻璃紙,所以都是「風的步道」,是清風可以徐徐地穿行而過的地方。因此,我在家樓下的屋村中秋活動中穿梭時,要很小心不讓風吹熄我的燭光。

我手裡提著於風中搖晃不定、燭光忽明忽滅的燈籠。每走一步,我都會害怕燭光給吹滅了,這一種每步都如履薄冰的感覺,也真叫人懷念。也許,這亦是我不太喜歡電燈燈籠的原因。燭光隨時都有可能熄滅,這才讓我感到我需要好好地保護它。我的蝴蝶燈籠,讓我留意到風、著緊了光,是我於中秋之夜,一件重要的寶物。

廣告

許多年後的今夜,蝴蝶變得朦朧,而可以與你在月光下感受清風的家人,仍在你的身邊。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