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 The Sound Of Music

2016/9/20 — 16:16

Charmian Carr,《sound of music》

Charmian Carr,《sound of music》

記憶中第一次進電影院看電影,便是看「仙樂飄飄處處聞」。那時還在讀幼稚園,依稀記得是老師提議媽媽帶我去看的。是那一所電影院,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那時的戲院一般都比較大,只記得人很多。電影因為很長(原來是3個多小時),中場的時候有個休息,要排很長的隊上廁所。因為年紀小,也看不懂字幕,所以對電影的故事不甚了了,沒有多少記憶。但記得很開心。第一次上電影院,電影院有零食吃,電影的氣氛是歡樂的,音樂也很好聽,那個時候,聽音樂是很難得的經驗,機會很少,還是英文歌呢!雖然不懂,出來的時候起碼能夠哼上DoReMi 幾個音及部分歌曲的節奏。一次過經歷了這麼多新的經驗,出來的時候雖然很累,但記得還是十開心,十分興奮的。那是童年時代一個比較深刻的生活經驗,影像也長期存在腦海之中。

到了初中的時候,有幾間戲院重放這電影,便跟同學去重看。那一次看懂了,除了歌曲之外,也很受到電影那些歐洲風情的畫面吸引。

再長大了一點,從讀者文摘中看到一篇文章介紹這電影背後的故事。讀了那篇文章之後,與我年幼第一次看電影經驗聯繫上了,有很強的願望再看一次。那個時候,雖然電視開始普及,但仍然未有錄影機、影碟之類的家居娛樂設施。因此,有一些電影院久不久便會把一些受歡迎的電影重新上畫,還有一些專門播放二輪電影的戲院,其中一間經常去的是在新蒲崗太子道交界位的麗宮戲院。很多舊片也會偶爾安排在早場(10:30)或公餘場(下午4:30)上一場。這兩個時段的戲票也比較平。但可能因為這一套「仙樂飄飄處處聞」長達三個多小時,所以好像從來沒有在早場及工餘場放映過。

廣告

直到高中的時候,電影院又再重放這電影。又去看了。那一次除了悅耳的歌曲、美麗的畫面之外,讀者文摘那篇文章及電影演繹的故事也入腦了。其中一首"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也承載了「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很多幻想。

這之後的世界變得很快,VHS錄影帶、幾斤重LD鐳射碟、VCD、DVD、到現在就有Blu-Ray及電腦檔案了。每一種新的規格,我都曾經擁有過 "The Sound of Music"。電影起碼重看過30次,也看過了Musicals。拍攝電影的薩爾斯堡,我前後去過三次,其中一次跟着The Sound of Music Trail 尋找電影及故事的足跡。2014年7月也專門在行程上安排經過薩爾斯堡,這次還去到 Salzburg Marionette Theatre 觀看 The sound of music 的木偶劇,仍然感到趣味十足。

廣告

在人生不同的階段看The sound of music,對電影及這一位大家姐自然會有不同的感覺。但始終覺得,在 Captain von Trapp家庭七兄弟姊妹中,最能夠引起注意的還是這位大家姐及最小的妹妹。

電影已經是51年前的製作了,片中的演員垂垂老去,到了人生晚境倒是一個自然的規律。報導說大家姐患上了一種特殊的腦退化症,即所謂老人痴呆症,死於因此而引起的併發症。這讓我想起了幾年之前(應是2013),美國維珍尼亞州一個團體進行的一個研究,發現如果定期在安老院舍安排長者唱 The sound of music 的歌曲,對患有早期及輕中度腦退化症的長者會有明顯的幫助,不但可以減慢退化速度,個別案例甚至可以改善認知及重建記憶力。唔知係唔係真係利害成咁。可偏偏電影中的大家姐就是死於腦退化症。這真是另一個現實與人生的巧合。願這一位大家姐安息。

深信這部電影會是一部永恆的經典,因此這位大家姐也會長存於不少人的記憶中,甚至會是社會文化史上的其中一個標記。對我個人而言,童年的記憶、第一次電影經驗、動聽的歌曲、壯闊美麗的畫面和風景、電影故事的意味、對壯麗河山的熱愛、反抗納粹強權的意志,爬過高高羣山追尋自由的勇氣,這些畫面與記憶片段,過去到現在都不時在我的意識中閃過,未來的歲月也應是如此吧。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