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看KKBOX「風雲榜頒獎禮 2016 」

2016/7/21 — 12:54


KKBOX風雲榜頒獎禮 2016。圖片來源:KKBOX


KKBOX風雲榜頒獎禮 2016。圖片來源:KKBOX

數算全年流行華語音樂的總結,從前在香港要看四大電子傳媒,台灣就看金曲獎,只是網絡世代興起,市場反應不再只看專輯的銷售比例,而要轉看單曲的點撃量。從此路進,KKBOX風雲榜的出現,或許可成為華語樂壇的「最受歡迎」指標,是傳統金曲獎代表的「最佳」之外,較貼近主流聽眾喜好的一張成績表。

近年風雲榜的規模日益壯大,這一年剛好已舉辦十年,已是第二次在台北小巨蛋場館舉行,是次在網上不同平台如 Youtube等以至香港電視台都有直播,其盛大是香港最有代表性的叱吒都不能做到,仍依賴那不穩定又緩慢的Hong Kong Toolbar所不能比擬。當然KKBox 作為網絡平台,自理解其力量,不止有網上直播,還在歌手表演期間可在大銀幕大字登出 hashtag,分享樂迷的即時留言,互動性一流。

風雲榜晚上的盛宴其實志不在公佈得獎結果,而是將其包裝成一個雲集不同歌手的專業演唱會,預先宣揚出席者,於是全晚的表演都是經過精心綵排,大堆頭的伴奏伴舞、舞台強勁的燈光煙火效果,媲美日韓或國際規格,回看香港就見其製作水平的差距。連續第五年請來海外單位表演,務求讓頒獎禮面向更大的觀眾群,像今年泰日韓各有代表,在華語音樂世界而言,算是相當多元化,亦是自信心的表現,不怕本地歌手貨比貨會失禮。既然獎項不是焦點,那就可集中音樂表演本身,幾乎每個單位都可以有幾首歌的演出,於是可欣賞到日本樂團世界末日的三首歌串連的故事性與畫面想像。

廣告

當然這就少不免犠牲了名單的驚喜,沒有製造感動的難忘時刻,或真誠的得獎心聲。然而,對於講求點撃數字的KKBox,驚喜的重要性大概比不上高度透明所帶來的公信力,每個星期的榜單反映了歌手、歌曲與專輯的位置,有數得計的結算,就是其賣點; 能上榜到最後得獎,必然有著一定點播量,無需額外商業操作的干預,因為本身KKBox 每一個點播,就是市場的肯定。縱使賣得不一定代表音樂質素,卻始終是人氣的象徵,比其他莫名其妙的榜單或得獎名單,來得有所依據。一個成功的年結,就需要有公平而透明的準則。

這當然不代表其遊戲規則沒有問題,因為點撃量是累積計算,那作品愈早推出就愈有優勢,像在2014年12月推出大碟的畢書盡與曾沛慈就雙雙打入年度十大風雲歌手,去年年尾才出碟的蘇打綠有可能因為推出日期遲而榜上無名,這只是可能的推測,卻反映榜單計算的局限。KKBox 頒獎予十大風雲歌手而非十大歌曲,某程度上反映歌迷聽人不聽歌的偏好,既喜歡一個歌手,自會將其專輯曲目循環點播再點播。

廣告


KKBOX風雲榜頒獎禮 2016。圖片來源:KKBOX


KKBOX風雲榜頒獎禮 2016。圖片來源:KKBOX

得獎的風雲歌手之中,周杰倫是從2006年起每一年都會晉身十大的歌手,還有蔡依林、A-Lin、林俊傑、楊丞琳、田馥甄都是常客,這亦是以流行度衡量價值的必然結果,已走紅的天王天后長期壟斷前列,留給新晉優秀歌手的空間就有限。當中田馥甄出道資歷算淺,她卻也是從 S.H.E. 單飛而來,早有一定支持者; 像林俊傑介紹楊丞琳時還在唱十年前的《曖昧》,可是她唯一紅遍全城的代表作; 現已可以獨當一面的林俊傑,仍在唱著十年前已當道的台式情歌 (更貼近福音詩歌的旋律),他當初曾經鮮明的R&B特色卻已所剩無幾。

近年的華語樂壇是否已沒有新晉歌手可以流行? 目前最厲害的似乎還是來自07-09年的歌唱比賽。如香港的新人繼續出自《超級巨聲》,台灣也一樣在《超級星光大道》與《超級偶像》中找到後起之秀。壓軸的蕭敬騰已貴為金曲歌王,舉手投足都是自信,即使音響有毛病都從容不迫; 曾沛慈與吳汶芳也是星光與超偶敗將,都在比賽後找到新天地。全晚其中一大亮點,正是吳汶芳彈著結他唱《孤獨的總和》,簡單編曲更見聲音的清脆; 另一位女聲也是演出了一首歌曲的時間,就憑《空隙》的聲音征服全場,是香港的代表岑寧兒,得到獨立創作精神的表揚,可見 KKBox 平台還是有提拔後起新聲的眼光。

可惜打入十大歌手的李榮浩沒有前來,他似乎是目前台灣樂壇較有潛力及個人風格的唱作人,當然亦不能看輕擔任表演嘉賓的韋禮安,在舞台上愈見大將之風。偶像派也有 SpeXial 表演,同場還有南韓的 Apink,能歌擅舞不怯場,聲色藝都不欺場,香港何時才追得上? Super Girls 已稍對辦,卻沒有完善的訓練資源,和駕馭舞台的氣勢,與隊員之間的高度默契。

值得留意的還有影視作品的威力,不止得香港 TVB 劇集主題曲長期高踞本地高位,在台灣情況一樣,分別只是沒有一台獨大; 風雲歌手畢書盡、MP 魔幻樂團都有演唱大熱劇集歌曲,新人吳汶芳亦不例外,更不用說全年橫掃港台的《小幸運》與《See You Again》,都是因著電影效應而廣泛傳播。

林俊傑的《可惜沒如果》是全年數一數二的金曲,亦喜見詞人一欄有來自香港的林夕,能打入華語世界的香港歌手也許欠奉,至少詞壇還有所貢獻; 另一大詞人黃偉文都有國語作品,除李榮浩外,還有A-Lin 的《Gentlewoman》,不過水準就被比下去了。香港樂壇最精彩與備受認同的,大抵仍是這兩個偉文吧。

實體專輯現已不再是唯一聽音樂的途徑,網絡串流實是流行大勢,要了解年輕樂迷的心水,KKBox 風雲榜似已成為了其中一道風向標,但其作用是再肯定巨星的領導地位,還是能帶領樂壇發掘更多潛在新血,就看其日後造化了。

編按:作者成文於今年一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