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4/27 - 11:41

我給記者的三個想法

資料圖片,來源:Jachym Michal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achym Michal @Unsplash

星期四有一場訪問進行,需要在訪問之前整理一下想法。

話說上一次訪問是三年前,那時還是由吳雄先生執筆,我有點兒太過 over my head 不可一世,如今三年後經歷過各種風雨,也許「飲杯百事看透世事」言過其實,但自我的意識和界線比三年前漸漸明確,再也沒有那種年少要和別人較勁的衝動。公共的平台現在雖然得來不難,但寶貴的是人們所花來閱讀你文字的時間,所以必需盡可能提供有養份的東西予讀者。  

這樣預先準備好要講的東西也許是有點不尊重新聞自由,但上報紙本身並不是目的,而是透過報紙,你希望能如何喚起別人對於生活或生命之中某種反思或關注。上報紙和拜山一樣,多看一眼少一眼,好好把握眼前的機會,也順道替記者先整理好文稿,看看她能不能盡量寫得我好一點。有點事前準備,也可以讓記者挖掘得更深。

廣告

我想說的有三點:棋盤以內、棋盤以外、棋盤之上。

這是很 3D 的一種想法,大概能涵蓋我這一生人的哲學體系和對於國際象棋的思考。不過這一種思考不必受限於國際象棋,其實於生活的不同方面都可體現。

棋盤以內:思考的方法

下棋、足球、外語/音樂,是三種我認為孩子必需的活動,而如果可以學習得好,這三種已經很足夠。下棋可以透過相對簡單的東西,學習到中學 Integrated Science 之中的科學方法。科學化的思考方法經常被忽視,但如果可以有效地被吸收和演繹,會對於孩子的一生很受用。

科學化的思考方法不外乎四步:觀察、假設、推論、歸納演譯

觀察:以長期和短期的因素分開觀察,看看對方和自己在長期和短期的強處和弱處在哪些地方。長期因素是一些不會在短時間內有改動的特性,例如物質上的優勢、后翼多兵(編按:國際象棋術語)、結構性弱點、空間。短期因素則是一些可以在短時間內有改動的特性,例如王的弱點、棋子之間缺乏協調、強迫性的連續著法(叫將和吃棋)等。

還有重要的地方是,觀察的時候先不要作出假設和斷定,以免過快地在未有客觀推論以前就下判斷,簡而言之「先入為主」。

假設:根據在觀察所得的條件和要處理的問題,嘗試提出有針對性的解決方案。要注意的是,假設應盡可能平衡處理最重要和能同時滿足最多觀察到的條件,如果有一著棋步可以同時解決對方 3-4 個問題,那就說明它是正確的可能性要比其他的棋步要稍高。

好的假設不單要求客觀深入準確的觀察,更考驗想像力和平衡不同方面的局限,盡量同時回應各「持份局限條件」的訴求。

推論:在計算時除了要訓練自己的腦袋能在腦海之中想像得到棋盤和棋子,也需要考驗自己不斷提出對方最具威脅的著法,優先考慮強迫性較高的著法,例如會將別人的軍又或者是會吃掉對方的棋子的著法。因為這些著法較為直接而對方的可能回應較少,容易得出較具體的結論以決定是否繼續計算,而最直接最激烈的步法往往也決定了整個局面的價值,一如水桶裝多少水是由最短的木板去決定。

刻意建立挑戰自己思考的習慣,嘗試從不同的客觀角度去排除和挑戰自己的看法和理解,別將事情一如己願的想得過於美好。

判斷:要是自己空想一輪以後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算足夠什麼時候應該停止,那也算不上是有效率的思考。任何運動只要一開始,都必需在最後停止。要準確地不因自己已經投入很多時間和精力,對於最後的結果有準確和客觀的理解,利用結果去確立、排除,甚至是對於最初的觀察和假定作出相對應的修定。思考以後所得到的結果,要由自己賦予意義。

用棋子來說話,我覺得互動性和理解比數學來得要好。 

棋盤以外:思考的態度

「文人無用」是一種對自我很高的要求和醒覺,於是我們對於滿紙糊塗言並不滿意,而決心在現實的生活之中有所影響。

理性的分析和方法論書中自有論述,但很多這一類的書籍不免流於招式而未有心法,這是後現代社會之中資訊唾手可得而技術卻未有相應提升的問題,只有 knowledge 而沒有 skills,緣木求魚徒費心力而已。不但在網上自學各種技能和知識容易有這種「眼高手低」的問題,甚至是兩性關係之中的教學也一樣。男人們就算用盡手中的各種招式,內心還是會禁不住因為女生回覆信息的快慢而基本上決定自身存在的意義。自從寫了〈競爭的心態〉和〈二十八歲後要做的六件事〉兩篇文章以後,每當我想起 Ayana 或者在其他的地鐵廣告看見張曦雯或湯洛雯,想到的只是自問自答的「Where is your theoretical contribution」,各行各業每年都有最出色的人,但是美女卻只有那麼幾十人,她們又能嫁多少人?

競爭的要點,在於對自身的不斷要求和對於週遭環境和他人的貢獻,而並不在於只是想著要勝過別人訴諸無知。看透了人的自尊不必建立在比賽評分,或別人時時刻刻的認同和得失之上,我們對於成長有了更 organic 的理解和認知。因為心無罣礙,所以更願意虛心聽取和放下身段耹聽別人的意見;因為自尊建立於情感的連結和自身的進步,所以不再對別人對自己評價毀譽太過苛求,了解對凡人皆有三面的人生,你看見的也只是其中的兩面。

再進一步,有深刻的反省和思考過國際象棋,或者說棋類運動如何能為香港帶來好處。

現時在香港,運動一詞局限於有明顯體力投入的物理性活動,而對於一些相對鍛煉頭腦較多的活動則不然。這是觀察之上我們需要有一定理解才能看懂橋牌的叫法和打法,但是排球足球則沒有隱性的觀看要求,人們對於看不見的東西就當作沒有,不知道為了考試壓力而日漸消瘦的人多不勝數,智力運動也講求體力。不可能要求老人家跑步游泳,但是打打麻雀下下棋可以預防失智症也可以為他們促進社交。棋是一種在真正意義之上平等的遊戲,不論性別、膚色、種族、貧富、長幼、傷健皆可平等而有尊嚴地共同作賽的運動。但是基於政府和慈善基金缺乏這方面的動力,體育總會由因為自己多數有學校有個人的生意,沒有有權力有資源的人願意走出來承擔風險。想憑自己的努力,看看如何能在自己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身體力行的感染身邊的人。可能在學校講一下講座,搞一些 meetup,在報紙邀請接受訪問時多利用機會宣傳,別讓所有的說法和內容都只和自己出名有關。

整個局面看的話人會變得悲觀,但如果把它變成可以改變的小部份,從生活的細節之中著手,有理由變得更積極樂觀。

棋盤之上:思考的意義  

到最後,下棋的追求應該和武術一樣,又或者說跑步瑜珈繪畫烹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一樣,如何能忠實地發展自己的潛能,對自己的直覺和感受真實。

這裡用上了「真實」而非「誠實」帶有李天命的意思,他說「誠不誠實」相對指是表面的對別人的事實上的對和錯,但是「真不真實」更能指汲在沒有人時能不自欺天堂地獄如實觀之的一種心態。

人如何能面對現實中的客觀挑戰,而依舊可以在接受物理和生物原則的限制之上,發展出自己的潛能,這是生命最本質的課題。李小龍點出真相的偉大之處,在於他的哲學無論是用在什麼運動,用在什麼程度的活動參加者身上也可以,這並不影響到他的哲學理念的價值,恰好在更大的程度之上印證了最簡單的哲學就是騷胳肋底(Socrates)的那一種對談性閒話家常。王陽明也曾經說過一個比喻:以聖人為純金而量,「堯舜猶萬鎰。文王孔子猶九千鎰。禹湯武王猶七八千鎰。伯夷伊尹猶四五千鎰。」但是我們雖然不可在黃金的重量,聖人的才能和他們相比,而是在於意志的真誠,也就是足金的純度和他們相比。王陽明說他那時候的讀書人妄比聖人,在重量而不是純度上攀比,結果「錫鉛銅鐵,雜然而投。分兩愈增,而成色愈下。既其梢末,無復有金矣」而這一種說法也是和李小龍的想法超越時空地互相印證了。

下棋在於求真、哲學在於求善、追求異性在於求美。我經常喜歡把三者混為一談,想當然而已。對於不欺騙自己真誠地表達自己,最近看 Matthew Hussey,他說對於對方不回覆短訊而我們憤怒,不是因為對方不回覆我們而憤怒,而是我們深知對方回過頭來改變態度之後,我們還是會像小狗一樣搖尾去討好他們。我們憎恨的是對方令我們要在下一段回覆他們的短訊中的尊嚴,我們所憎恨的其實是那個失去自尊和原則的自己。一直以來我都有他所說的誤區,但如今讀了他的例子之後恍然大悟,意識到如果我們要表達自己,就先要將問題根源理清楚。要是我們認為人生的意義在於思考、在於貢獻、在於愛情,我們就要找到自己的原點。每個人因際遇和人生不同年紀也許終於找不到,但要如何在不同困難逆境之中保存自己,這矛盾本身才是生命的爭扎。人生的原點和意義更多時間並不在於 0% 或 100%,而是在於和現實討價還價,求仁得仁。

有幸在生命之中遇上過很多對我很好的人,啟發了我的人,最起碼能接觸和思考過這些問題,也是我的幸運。

寫到這裡,半開玩笑地說,頓覺要是突然遭遇不測,這篇文章可作遺書而絕筆。生命無常,能留下隻言片語予後人,於願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