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願幸福死

2018/1/31 — 10:10

書頁上的介紹「面對死亡的 31 個練習,用你想要的方式告別」非常吸晴,誰不想用自已的方式告別?香港每年有 45,000 多人死亡,大部份在醫院發生,晚期病者大都孤單的在公立醫院走最後一程,香港人其實值得擁有更多選擇。只是死亡的討論、臨終照護方式認知在香港仍未普及,閱讀此書帶給我很多關於死亡的知識,更釐清一些坊間的誤會,非常可讀,尤其是家中有長者的朋友,了解更多才可以好好安排。

書中主要分為寫給晚期病者和病者家屬。從病者的心理預備、接受死亡很快要來臨、可以盡情享受剩下來的時間、向家屬致謝及道別達至生死兩相安、最後以自已面對死亡的態度教育遺族(即家屬),尤其是給孩子的生死教育一一道來,輔以一些臨終者的真實故事,讓讀者明白死亡其實並不可怕,但我們可以可以在未患病、意識清醒時及早安排及與家人溝通自已意願,以免家人在你失去意識時作出遺背你意願的情況。

對家屬而言,了解各種不可思議的、臨終會出現的現象,可以解除很多誤會,令病人可以安祥平靜的離世,而不需面對多餘的維生或入侵性的治療。與其在病人有限的時光中作出大量延長生命的醫療安排,加重病人的痛苦不適,或許理解病人的意願和幫助病人實現臨終前的願望更最要。

廣告

例如臨終病人的食量減少,你會否擔心他們沒有營養?但在生命末段,強行管道餵飼只會讓病人更辛苦。書中真實故事中有一名胃癌病者離開醫院回家,一個月只飲可樂,反而自然地恢復了食慾,以自己喜愛的食物代替打點滴或管道餵食,反而生活得更快樂,健康程度比在醫院更好。到了生命末期,食慾降低加上吞嚥困難,碳酸果汁和雪糕可以補充糖分和碳水化合物。

搶救嗎?搶救可能要插人工呼吸器,可是插了大多不能拔除,或令病人從此以植物人狀態「生存」,可是這樣的生存真正有需要和是否病人的意願?家屬必需要以病人最佳利益為首要考慮。

廣告

以下是作者提出的瀕死徵兆,若能預先了解這些便可以好好安排,通知在遠方的親友來道別,珍惜與病人相聚的時光:

臨終前一個月——吞嚥變得更困難,容易嗆到,可以一點一點餵他吃想吃的東西。如果無法飲液體,可以讓他含碎冰,或以濕紗布沾口補充水份。大小便失禁的情況會增加。

臨終前一、兩週 ——病人會出現意識混淆、看見幻覺,說出前言不對後語的話或大聲叫喊。如你有想告訴病者的說話或要他確認的事情,必需盡早說出了。

臨終前兩、三日——病人喉嚨出現「死前喉鳴」,發出咕咕嚕嚕或嗚咽聲,注意病者不是有痰,不需要抽痰。病人也可能睜開眼晴及嘴巴睡覺,可以輕輕為他合上眼晴和嘴巴。嘴巴附近會乾燥,可以用紗布濕潤讓病人舒服些。

臨終前七、八小時 ——下顎突出,呼吸變得不規則,可能隔數秒至數十秒一次,也有病人像是嘆息的方式呼吸。

臨終前五小時——臨終者手腳冰冷,手腳的皮膚會泛紫或泛白。同時身體中心及臉部會發熱、冒汗。是病人身體將剩餘的力氣用於心跳及呼吸,也有燃燒死亡時所不需要的全身脂肪。

作者行醫十六年,面對大量死亡,認為當臨終者面對死亡時,最不需要的就是醫生在旁,主角是臨終者本人及其最家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