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8/6/17 - 9:33

戰術戰略論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1. 

上次寫了文章以後,學校方面已經批准了對公眾開放校隊訓練,之後要定下來的便是要對公眾宣傳和聚集其他學校的學生來參加,以組織聯校棋會去舉辦比賽、義工服務、訓練。畢竟要從無到有,要的不單單是聚集起一班同學,而是他們都對於計劃主動和有熱情。如果沒有同學願意投入幫忙,那麼任你有鴻圖大計都不可能落實。要搞什麼活動來進一步鼓勵同學參與,凝聚他們的「創業」精神,是接下來第二階段的挑戰。 戰略方向已備,靠的就是戰術的執行。  

曾經和黎醫生討論過這問題,不料他的反應是:

廣告

如果要推廣運動的話為什麼不搞足球劍擊而是下棋;如果真的說要訓練他們的語文能力和思維,為什麼不搞模擬聯合國或者辯論隊?

他的問題其實可以這樣回應:

a. 一開始的構思是配合政府希望對公眾開放學校用地,下棋佔的地方不多,而又不容易有碰撞受傷,比較容易開放校隊訓練予公眾參加。

b. 對於低收入家庭很便宜,對南亞人士可以引起他們興趣,對傷殘人士棋子立體又黑白分明。最多少年天才出於數學、音樂、下棋,原因在於不需人生經驗和硬知識。

c. 辯論和模聯需要參加者有基礎語文能力,才能有效地訓練思考能力,而如果參加者本身的語文水平有所不足,那應該先從讀文言文或者講故事開始。以辯論來訓練語文能力,好比說只有跑全馬才能訓練跑手的心肺功能一樣。更進一步說,辯論不單止需要基本的語文能力,更需要注意不要讓文字反過來把自己玩弄了。

2.

參加過辯論和下棋之後,我更確信以下棋來訓練思維邏輯比辯論更有效。當時讀過一篇思辯居的文章,標題是〈辯論的點、線、面〉,是李正權先生寫下來。說的大概就是在辯論之中,論點有重有輕,要以此來支撐不同主線副線,再透過不同的主副總去組織一個面和立體。說起上來層次分明,但是大學中學辯論之中雙方卻只有四十五分鐘,不知道為什麼最後總是淪為詞鋒之爭。Jeffrey 當年 08 年聯中八強對協恩,還真的唱起了容祖兒的「苦苦堅持,經已沒意思」,而最後獲盛讚有創意。

抽到主方說正方,抽到反方說反方,辯論強調多角度思考,但是對比起辯論其實學生更需要的是討論。社會上似乎只有辯論而缺乏討論,討論之中強者能不斷因應討論的方向和資料而對自己的立場和看法改變,然而改變立場在現時卻往往被看成是牆頭草兩邊擺。辯論時已經難以說得上能在短短四十五分鐘將複雜問題理清,而遣詞用字更容易讓討論失焦。BP 和模擬聯合國打起上來要比中辯好一點,但是仍然還是有自說自話的問題,很看評判。

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資格這樣說,但是有打過辯論的同學都了解問題所在。辯論可以訓練口才創意,但無法有效訓練思考和邏輯,討論政府政策的深度和意義。下棋的好處在於定義(棋子的走法)大家都一致同意,而討論的空間和時間可以無限的延展,不存在要急急的在幾秒之間,把稿件讀完而大家無法聽清楚,資料來源和數字真確性無法核對清楚。我們現在不缺辯論,只缺討論,缺少可以隨資料和理解別人看法立場而轉換接受的態度。

3.

話雖如此,點線面的概念雖然當時辯論沒有理解得清清楚楚,但之後在下棋之中卻找到同樣的概念。當年網頁西洋棋俱樂部網主還有寫作時,就向他請教有關的問題,而得他親筆回覆,寫就了〈奇正不勝窮〉一文,此文致今已有不斷回讀,當中戰略戰術概念闡述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

戰略戰術以一般人而言用法之上好像並無分別,但事實上對於下棋戰略和戰術兩者具有清晰的定義。如果回讀  Carl Von Clausewitz 的《戰爭論》,定義則為 "Tactics is the use of technique during engagement; Strategy is the use of engagement",意思是戰術是兩軍對陣時使用什麼的交戰技巧;戰略則是決定何時對陣,何時不對陣。再讀 S. Tartakower "Tactics is to do something when there is something to do; Strategy is to do something when there is nothing to do" 戰術是有為時所為;戰略是無為時所為。戰略一般適用於原則性,相對固定和平穩的原則性闡述;戰術則適用於特定、具體,具高度時間性的時刻和手段。將戰略和戰術原則理清,可以應用到如辯論之上:將論點的點、線、面,論點強弱和戰場考慮作為戰略看待;將演辯技巧、資料比擬、語鋒修詞作為戰術看待。常見同學們不理戰略而只顧戰術,還不論論點主線還沒有理清楚就四字成語一大堆,好像只要有四個字就能成一種理由。真正的比賽就是戰略和戰術不斷交替,戰略到盡頭便到戰術,戰術用盡了便返回戰略。

下棋也是,因為老師總需要吸引學生亦需要從具體,能引起學生興趣的東西著手,所以多集中講述中局的戰術手段和開局。要管理好課堂,三十分鐘講課三十分鐘下棋,課外不鼓勵接觸老師,棋院的教學也不過是求仁得仁。抽象的殘局和戰略判斷問題,往往卻不是老師的強項亦不容易費時間好好整理。學生們往往急於找尋戰術,而忽略了背後的準備,好的課堂和討論往往需要花上很多時間。戰術是花果,戰略才是根葉。

4.

戰術是手段,戰略是心法。

就像王陽明所說,人心像煉金,求的不是於輕重上和聖人等量齊觀,而是於純度之上和聖人為齊。看過一段 YouTube,說男人應該 Be Desireless, Be Excellent, Be Gone。不強求展示價值、在自己做事上取得成就、輕鬆自如不黏人煩人。他說如果收不到女生信息就患得患失,那你就是沒有戰略。人們講追女生往往講求戰術手段,特定刻意具體有強烈目的性,而不知道更大的鍛煉在於戰略,在於能不能接受自己的平凡,在沒有事情發生時所默默付出的忍耐和等待。只以戰術手段為目標而做的戰略,最後得不償失;無為而治,無心插柳一心一意只做戰略而不放其他事在心上,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說戰術戰略,說知行合一,說一動一靜,如果兩者終合為一,何苦又要分開說明?只因有人冥行妄作,也有人只停留在思想之中。兩者不盡相同,然而卻又相輔相成不可分割。先有目標,再講手段,兩者皆認真準備,再用遊戲的心態放鬆而集中地做。

5.

對於現在籌備的國際象棋志願組織計劃,也以同樣的思考和心態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