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謂的「信任」不過是肥皂泡

2016/11/17 — 11:09

《怒》

《怒》

每個人都期望信人或被信,可年紀愈大,歷練愈多,愈來愈難相信人,值得信任的人亦愈來愈少。因為我試過,你也試過,長期信任一個人,甚至把對方視為最親的人,最後卻落得「我把真心對明月,你把明月照溝渠」的被出賣下場,「嗯,你點解嬲我?那是公事啊!」頃刻才恍然大悟,那位一直以來信任的人,原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然後,你驚訝、亦傷心的問:信任,在這個社會還有甚麼價值?

這亦是由日本金像大導李相日執導、改編自吉田修一小說的《怒》,所要道出的主題 – 信任。「電影要說的,其實是關於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很多好像被大家忽略而沒去關心的問題,甚至刻意將問題排除,例如少女性工作者、沖繩美軍問題、同性戀者處境等,大家應該去面對、去感受。因為,我們都有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每個人心入面都有不能釋放出來而無出口可以發洩的『怒』。」

電影由一宗用鮮血寫下「怒」字的兇殺案作引子,然後講述在千葉、東京、沖繩三個平行時空,由三組人物組成的三段故 - 流連夜場的花美男與廣告界紅人展開密不可分的同性關係,來歷不明的宅男與曾淪落風塵的少女準備相宿相棲,流落荒島的無業漢被純潔的高中女生暗戀著 – 他們都在社會上掙扎著,各人都有不想告人的過去,各自背負著不能承受的「怒」,卻同樣由孤單的陌生人開始,到相濡以沫的互愛互信。

廣告

靠著別人的信任來維護自己專嚴的信吾(森山未來飾)在戲中問:「為甚麼人這麼容易相信人?」然而,信任人難,懷疑人易。在千篇一律的城市,在無能為力的社會,在充滿隔閡的環境,所謂的「信任」不過是肥皂泡,一秒的懷疑就能戳破,因為,以為至死不渝的感情本來就脆弱,人性的光明反轉就是黑暗,每個人內心都藏著一隻「疑心鬼」,「他是你最信任的人,你卻懷疑他?」走在信任與懷疑的鋼線上,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付出的感情與時間同時化為烏有。

片尾曲是坂本龍一的《Forgiveness》,「因為最信任才不能原諒!」離開戲院,腦裏全是優馬(妻夫木聰飾)知道那覆水難收的真相後,在街頭抱頭痛哭的一幕,哭得人肝腸寸斷,彷彿在哭訴:失去對人的信任,也同時失去愛與被愛的資格!

廣告


(本文原刊於AM730專欄《#媽me些牙》,此為作者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