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街機

2018/5/9 — 11:49

(編按:本文寫於2016年)

「今日風聞九龍灣的Virtual Zone將於月尾結業,好不感慨,寫下這篇與大家分享。昔日靈機,幾次輪迴,今日已成百老匯。」

廣告

在西洋菜街還未沉淪之時,有一處地方叫靈機,那是比百老匯戲院還要地標的地標。沿樓梯走落,在老麥燈光映照下,望入去,如回南天的維港兩岸,煙霧彌漫甚麼也看不清,只看到門口清楚寫上16歲及穿著校服者不得入內標語的字樣。那時的政府管得較少,好得太多,人人口叨香煙,每一部街機上都有被煙頭燙過的大大小小孔洞,父母見到,會對你說,「呢道好雜,千其唔好嚟!」

打機,在八、九十年代,是所有青少年的最大娛樂。沒有互聯網、沒有電腦、沒有手機,家用遊戲機也不是人人皆有,於是,出街打機就成了最大的娛樂。機鋪,不是自修室,入得去,一身煙臭,不會幫到你考試高幾分;學到的,不止娛樂,而是打滾市井之間的街頭知識,像韋小寶的麗春院;幾年過後,可能成了古惑仔,小混混,但更多的,是放鬆過後,仍會乖乖回家做功課溫書,但不再是行出街都會驚的宅男。

廣告

每個人的主場都不同,靈機、Cyber City、長江、金星、美國寶、世嘉、趣樂街、Game Zone、Apple、紅孩兒、福將、世運、新港機城,那時的機鋪遍佈港九新界,每次出街都約在機鋪等;冇手提電話,遲到改地點冇得通知,打住機等,自然冇所謂。

在人人都窮的年代,打機實在抵玩。有鋪頭以五毫子一鋪招徠,其他大多是一蚊,先是單手出昇可以打爆機的街霸1,之後到街霸2橫空出世,二蚊鋪是指定動作,也見證由兩粒掣打到六粒掣。這兩蚊,沒有時間上限,因為挑機者不斷,要是一直贏下去,可以打上幾個小時。機鋪是英雄地,挑戰者用十蚊排出死亡金字塔,伴在煙頭旁邊,煙霧之間,圍觀的像擂台繩圈旁的觀眾,為你的昇龍拳,我的腳刀大聲叫好。

街霸2是很公平的,八個角色,各有絕招,任君選擇;有人認為軍佬最勁,Ryu 和Ken不少擁躉,春麗是女孩子的至愛,但我見過最勁的蘇聯佬,由既是黑社會也是街坊的高手操控,把輕腳和旋風打樁機結合得出神入化,埋身即死。假如你敢用更冷門的印度佬或相撲手,又能打爆機,是會有少女投懷送抱的。我朋友話我知,我信到而家,雖然未試過。

街霸2三個回合,其實只打一Round,因為無論首Round誰勝誰負,之後都要讓Round,盤古初開已有的規定,幾乎人人都知,卻總有勇士干犯而變成真人街霸。讓Round,有好多種,有的「高手」會照打對手,待只餘下些微能量bar才收手,甚至是最後仍忍不出出兩下輕拳,玩到盡一盡;也當然有試過「誤殺」而要賠錢了事。也有些會死擋,然後間中還擊,博你不夠時間K.O.佢,然後賴你太渣,唔關佢事,嘴臉有如689,極無恥。幸好大都是正正常常,出幾下波後就站在原地任你打,待最後一局先見真章。

太平的機鋪當然有Round讓,三山五嶽之地就閣下自理,恃惡不讓的大有人在,講兩句就兇你亦屬尋常,正如你打街場會有金毛陀地跟隊,這就是學識街頭智慧的良機。被兇時,你可以扮傻仔,口震震話我玩開有讓round架,哥哥你會跟架可?也可以扮可憐之餘,大讚陀地好勁,對方鬆毛鬆翼自然放軟手腳。我也見過趁這90秒鐘,大家扯飛煙,不打不相識,最後一Round先真打,也見過有膽生毛者,大叫你唔讓Round,然後在按機頂右上角的開關制,熄機走人!點解我知,因為我試過熄機嘛!然後過幾日落番同一間機鋪,見番個陀地,咪又係冇事!

機鋪,藏污納垢,係真既,灣仔舊時有機鋪,旁邊有暗間俾人飲咳藥水,打埋針都有之;靈機佔地幾千呎,行到最入,大把人俾拖埋去打個半死。其實過馬路都會車死,正正常常,行入街鋪點會有事?起碼你會學識,有啲人唔可以亂望,打機都要有規矩(讓Round)、同朋友肝膽相照(打完Final Fight再打Michalel Jackson,之後一齊揸槍)、唔怕煙味、易服(Lunch放學去打機必識)、鎮定(成日有打鬥發生,被屈錢)、集中(旁邊打成人麻雀或野球拳),求知欲(打街霸點去非洲),不一而足。可惜機鋪就算點改革,都改變不了大部份人眼中的不良形象,之後越變越光,禁埋煙洗底,更大件事係家用機盛行,大家都寧願留在家打機,之後上網連線,網bar興起,手機Game 大晒,機鋪已漸變歷史,街頭巷尾仍有一間半間,但大多是推銀賭馬,不復當年勇了。

香港地方細,機鋪佔位多,式微似是必然,最令人捨不得的,不止是拳拳到肉的打鬥game,而是大型體感game。記得美麗華地庫(定新港)有騎馬機,和朋友搖足全程,勁過癮;也記得有遊戲是飛天單車,踩住單車機在空中遨翔,前方還會送出涼風,先進過4D影院;還有越出越多腳踏的Time Crisis、高達、一排過的賽車Daytona,打完機再去老麥食餐飯,坐成晚,吹吹水,幾多個晚上就是如此快活度過。我從不是好學生,今日回望,卻覺得機鋪學到的,跟課堂差不多。

我是老餅,至今堅持打街機比塞住耳仔打手機,或者夜晚online同外國不知名玩家組隊,過癮得多。寫完長篇大論,卻連搵間機鋪也難,當年Super Gun嫌貴,今日可以買月光寶盒街機又無位擺,香港人,真是可悲。還是聽日去九龍灣Virtual Zone緬懷最後風光吧。

那時王晶仲拍緊學校霸王,似番個人,軟硬歌都有得唱,所以幾時都話,「我們這代人在九十年代初長大,那是人生最快樂的歲月,也是香港最黃金的日子。」

四蚊一鋪街機亂咁打打打凹左
Ken哥將軍手刀射錯左
今晚三點尖東海邊昅住春麗
我最怕佢有左
……

#舊文重溫
#咁快就兩年
#機鋪長大
#街童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機鋪
#童年回憶
#美好九十年代

ig齊齊睇波,歡迎follow。
https://www.instagram.com/sendohbun/

仙道彬手記
https://sendohbun.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