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命時代的日常:「後佔中創傷治療」

2015/2/24 — 13:02

編按:去年九月,一場浩瀚的民主運動在香港爆發。我城,正式踏入抗命時代。

在這抗命時代裡面,撐政府與反政府的聲音佔據住傳媒的標題。然而,我們日常生活的面貌,是怎樣的呢?

何式凝自九月初開始,紀錄她每一天的「抗命時代的日常」。《立場新聞》將從今天起轉載她紀錄的大時代小日子。有時候她寫買「為了持續抗爭,我買了兩張櫈」;有時候則講她有份創辦的「未來民主大學」的事。也有時候,只是家常,吃了甚麼,見了甚麼人……然而這家常,也顯得有點不一樣。這就是抗命時代。去年九月開始,香港的空氣已經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你是否仍然可以如常生活?」她在其中一篇短文這樣問。

無論你是站在哪一方,可以肯定的是我們都已經回不去了。

初三跟中學同學聚會,去了烏溪沙。談得很高興。話題也說到身體健康有關的題目上。我就告訴她們近日其中最困擾的事。我用 iPhone 寫了萬幾字之後就什麼毛病都出了。嚴重影響寫作。傷過的手原來就是這樣!還有我的樣也越來越「唔掂」,竟然曾經成為某一個朋友圈中討論的話題。初二晚,有朋友告訴我:「我們一群人都覺得覺得你在佔領的後期,好像快要枯乾。」

更令人難受的一次是一位舊學生帶着小兒子回來探我。她一進來我的辦公室,就第一時間走到我面前,用雙手模着我兩邊面頰,然後就縐著眉頭的說:「你個樣好殘,老了很多。」我的心一沉,不知怎樣回答,只好說:「也沒辦法!」然後她說:「我明白,我也有看你的 Facebook。」她好像是說我的不堪是因為佔領的生活。

廣告

廣告

之後我對着鏡子照了又照,之後每一天都在想:我怎可以令自己的樣子好看一點呢?然後才發現近期重了差不多十磅。怪不得我塊面這樣。

過年前幾天,決定去找謝醫生,我問他:「我的臉有什麼可以改善」?他說:「這個問題不好答,要改善的地方很多......」他 1234 點逐一向我解釋!然後他問:「其實你覺得最不舒服的是什麼地方?」我說我從來未試過超過 100 磅,最近重了差不多十磅,發覺我的下顎墮落了。每張照片我都看見自己的雙下巴,我覺得自己整塊臉好像鬆弛下來了。他就介紹了兩個可以把下巴與頸部的肌肉收緊的方法:Option 1: $38,000,效果較為永久但會很痛;另一個 option 是 $8,800,但每六個月要做一次,好處是不會那麼痛。醫生看得出我十分猶豫 就叫我回家想清楚再算。後來我也垂詢了幾位朋友的意見,都是認為我不需要這樣做。明哥就認為我的下爬比很多人都尖,一點問題也沒有。有朋友說我在這個年紀還能這個樣,已經算是打贏過了很多仗。

我跟 Heaven Please 的 Venus 也談到這件事,我跟他說當然不排除有一天我真是忍不住要去進行這個療程!一個人有時候去到某一點就突然之間會想豁出去,但我心裏面知道其實我無論怎樣撐也撐不了多久,我的樣子,我的皮膚總是會越來越衰老。唯一可能做的就是要從自己的風格或性格上氣質,找更合適自己的打扮風,要 focus on 整個人的 total look,不能再把好與壞、美與醜全都放在自己的樣子,身形或某一部分的外表,已經來到急需一種 alternative 美感的階段。謝謝她在途上的支持,我知道她會「照住我」。當然,還有,我的王子,也沒有嫌棄。

中學同學也挺能安慰我。同學說:「我們幾條女老得嚟都好有氣質,唔覺咩?」覺!

還有,如果有什麼問題,無論身、心、霊都好,還可以入佔中數。再過一陣,我就要自己一力承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