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拒絕簡單的答案」

2016/1/25 — 11:36

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新書分享會。完全沒有想到在最寒冷的一天,會和寶熙來到大埔社區中心,然後有機會遇見一群來自四方八面的她的友好。當中可能有像寶熙一樣是前國粹派/國粹派轉社會派/民主派,也有 90 後的研究助理,社會企業家和師奶區議員。最可愛的竟然是一群自稱是「中學組」的同學,哦!原來是一九窿窿年學聯的中學組!曾經參加過中學組,無論活到幾多歲,一見到舊日的組員,就變回中學組。今天的組合非常騎呢,令人耳目一新。

最令我難忘的是當中有一條女,一直在說寶熙無論在書中或今天的分享會都沒有講清楚自己怎會有這樣的轉變:「你怎麼會從一個想加入共產黨做黨員的一國粹派轉變成社會派?」於是認識寶熙的人都各自用自己的角度嘗試演繹這個故事,於是這個故事突然多了很多層次!很少遇見這麼坦率而拒絕接受簡單的答案的讀者,眼前一亮,我當然是願意坐她一臂之力,要作者就算不願全裸也要瞓身演出喇!

在討論中,我不但更深入的了解學聯和學生運動的歷史,藉着她的新書我看到一條女怎樣在六十歲重新塑造自己,藉着政治參與: 嘗試脫離政治和重返政治創造出一個新的自己,有時 politics 在一條女手上,可以成為一件美麗的衣裳,成就一個新生。

廣告

我因為「未來民主大學」認識楊寶熙這一條女,大家在過去的一年多經常在不同場合遇見,感覺到她很支持我和我的工作,今天終於可以兩個人坐下來吃一餐飯,我把自己在社會參與上的一些挫折(包括昨天在研討會上種種失禮)也向她說了。一直感覺有一群人在民主運動中是互相守望著,雖然相識時間不長,但卻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假如沒有雨傘運動,沒有「政治」,也不會有這一種相逢和相知。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