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拒離

2017/2/14 — 9:30

專業風水師仔細研究過我們禮頓道辦公室的每個方位,還記得他遙望著窗外的馬場景色之時,眸色幽深,卻輕嘆無語。

心諗,你唔好玩嘢呀大佬,我擺咗咁多錢落去裝修,你先同我講風水唔得?

「梁師傅,有問題?」我看著他問。

廣告

他的目光鎖在我的臉上,數秒後,慢慢側過頭,再次遙望馬場。

馬場的射燈,照亮了星期三晚的跑馬地。

廣告

「因為你係老闆,所以呢個辦公室嘅風水既會影響生意,亦會影響你個人,而你個人嘅影響會蔓延至每一個同事。」師傅的語速不徐不疾,眼神隨著那幾隻在馬場拼命奔騰的馬匹,越放越遠。

我對公司二十一位同事一向保持著最高透明度,唯獨是我跟師傅以下這段話,從來沒有勇氣跟他們坦白。

「咁即係點?」我問。

一個慘然的笑容掛在師傅臉上,他緩緩的向著窗邊走前兩步。

「生意會好到不得了,就算你假期嗰陣閂門落閘都會有大把人貢上嚟等住畀生意你。」師傅說。

「喂你頭先嚇死我喇師傅!」心頭的巨石猛然放下,我把右手搭在師傅的右膊,頓時溶化了我們之間那前輩與後輩的隔膜,「有你咁講掂晒啦!」

師傅沒有被我溶化,神情肅穆,眼尾掃過我的右手,說:「陳生,如果你唔介意,唔該……」

我意會到自己過份熱情,立刻拿開自己的臭手。

「希望你明白,凡事有得必有失。」師傅每個字擲地有聲,那個「失」字重重擊入我的五臟六腑。

「失乜嘢?」我幾乎想扯著師傅的衣領問。

「桃花,」師傅終於看著我的眼睛,「唔單止係你嘅桃花,仲係全公司同事嘅桃花,因為正如我頭先講,你個人嘅影響……」

「會蔓延至每一個同事......」我喃喃說。

無言了半分鐘,師傅說:「年輕人事業為重,有桃花未必係好事,女仔呢啲嘢,識吓做個朋友仲好,一旦上身就好煩㗎喇。」

「有冇得化解?」我沒有理會他的安慰,沒有桃花這預言讓我魂不附體。

「聽我講,事業為重啦。」師傅嘗試繼續安撫我,跟著便把左手搭在我的左膊說,「女上身仲煩過鬼上身呀,女上身,打堂齋都唔走㗎。」

我眼尾掃過師傅的左手,說:「師傅,如果你唔介意,唔該……」

現在回想起,已經兩年多沒有見師傅。

跟他羅庚算的一樣,時至今天,公司二十一位同事,十九位單身,一位未進公司前已經結婚,還有一位開始拍拖沒十八天便散了。

如今每年的情人節,公司內的氣氛更像端午節,個個同事好似想投江自盡咁樣。

雖然我信風水,但我更信誠意可以感動蒼天;再講,就算屈原死後也有愛妻送終,冇奶油我仲慘過佢。

所以。

我決定,為自己許下這個獨咒。

古有 Beauty and the Beast,今天有我 Samuel, 和你。

係人都知,玻璃瓶內的紅玫瑰代表著 Beast 的愛情與命運。如果二十一歲之前,在最後一片花瓣凋落那刻,Beast 仍未找到一位愛他的人,他便永遠不能恢復真身。

淒美。

至於我。

希望你唔好覺得我 creepy,明知你當日冇揀我,也厚著臉皮送你這朵花。Emma Watson 和 Alice Eve 說過,典型的英國男孩是內斂含蓄的,所以請你原諒我沒有他們這個特徵,但我一路只係自稱「英國通」,從來冇自稱過係英國人。

也希望你會 appreciate 我遵守承諾,不會在一個公開平台再提及你的名字。你說我太浪漫,其實只說中一半,因為我浪漫得來很理智。請你,請你,請你不要以為我當你是女神,我便會天真得認為你不會撒嬌發脾氣大小二便。I expect every outcome to its worst,even expecting 一個在落妝之後極度樣衰的你。

更希望你不要把我對你的好,純碎看成是追求你的招數。對,的確是招數,但更多是,喜歡一個人的自然反應。那晚你問我,為什麼整家餐廳去到深夜時分也不打烊,你問我是不是收買了餐廳的職員?我說不是,也不算騙你,因為實情是我真的沒有收買餐廳職員,我收買的是餐廳老闆。

Going back to that 獨咒。

如今我鄭重承諾,在這朵水晶玫瑰還沒破掉之前,我會仍然相信,你與我之間是存在著一絲希望的。

一班股東擔心我的姻緣運,極力建議我下年搬 office。

不用了。

我需要的不是桃花,我需要的是你。

祝你情人節快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