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拜拜大麥!連鎖雖然可惡,但它在我的回憶佔住位置

2016/2/16 — 11:27

上水新都麥記的最後一夜

上水新都麥記的最後一夜

「不如去食麥記?今晚十點閂。」女孩從上水火車站出閘,對身邊的男生說。

這不是一個「陪你食麥記女人」的故事,而是殘酷的現實。閂,不是今天營業時間的結束,而是今後都不再開門。是,是麥記,人所周知的連鎖快餐店,麥當勞。

位於上水新都廣場的麥當勞,曾經佔住了一半地舖的面積。有人說,這曾經是香港最大;甚至有人話,可能是全球最大;反正我們都叫它做「大麥(記)」,或者叫做「大 M」。

廣告

快餐店自商場開業就已經存在,超過二十年了。同一個商場的地舖,幾乎都已經換了一轉(或者更多)。便利店 7-11 早前撤出,換成一家藥房。無論是門口的汽球,還是關燈倒數的派對,今次麥記撤退宣傳的是「光榮結業」的氣氛。

光榮?光榮在於成功擊退大財團嗎?

廣告

光榮結業的告示

光榮結業的告示

區內居民大都心知不妙,到底要多開一間藥房,還是改成化妝店。大家好像已經失去了美好的想像(實在難以樂觀),從沒有人憧憬過這裡會開一間「關自己事」的店舖。

我嘗試回憶與大麥記的種種往事,以為很重要很多印象,但原來都已經很模糊。

小時候,幼稚園同學在那裡開生日會,是我人生第一次參加「麥當勞生日派對」,簡直是一個年代的標誌。生日會總是在餐廳有壁畫的一角舉行,記得繪畫是綠色的森林背景,還有小飛飛在盪鞦韆。

大麥最初真的好大,雖然公公婆婆會在那裡「打躉」,一杯奶茶坐上一天(還要無限添飲),但好像要找座位總是有辦法的。孩子會在那裡跑來跑去,曾經好像還有過電子遊戲之類。

後來大麥變小了,聽說是快餐店自願縮減面積,但大家口裡的「大麥」仍然無改,都是指新都麥當勞。長大了的我們,也漸漸失去對漢堡包的想像,到麥記坐坐變成聚腳多於消費的藉口,但我們仍然會來到這裡。

大麥最後一夜,幫襯的人滿多的

大麥最後一夜,幫襯的人滿多的

今晚十點之前,上水有五間麥當勞,以新都這一間最為市中心,而且是 24 小時營業的。

跟中學同學聚會,吃完晚飯之後,依依不捨的話,我們總愛到這裡坐坐,圖它不會「夠鐘趕人走」。

我也曾經試過幾人在這裡做訪問,一約就是三個人,一坐就是一個下午。

最近約人在大麥,好像有朋友帶來跟男友訂婚的消息,更談到婚後可能要離港生活的事。我們坐了一個傍晚,然後她回家煮飯。

老實說,我不喜歡吃麥當勞,也未嘗在大麥發生甚麼人生大事。作為一家連鎖店,經營廿年最終結業收場,我還不清楚是否要保留「支持小店」的批判,但即使它是一家連鎖,但作為一個曾經存在的空間,我必須承認它始終於是我成長回憶構成的部分。哪怕回憶的片段總是瑣碎,但放工之後斷斷續續地前來拍照的人流,在「光榮結業」汽球前留影的人影。我寧願相信,我不是唯一一個心情糾結的人。

明早起來,上水少了一家麥記,對於我的早餐飲食,初步評估影響不大。生活大概一切如常。我們雖然還未知道大麥的舖位之後會做甚麼,但當麥當勞那麼大財團也做不下去,已經不敢想像更可怕的會是甚麼……

沙田新城市麥記關了,變成運動用品公司;上水新都的大麥走了,最多也只能賣個運動用品吧?──從東鐵線的地理位置推測,好像是這樣的,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