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拯救工作的永刧回歸

2015/9/14 — 14:29

菜檔養的貓--「曳曳」

菜檔養的貓--「曳曳」

【文: 黃繼仁(投入倡議動物權益工作已10 年,致力從政策和教育方面推動保護動物的文化。)】

九月十一日,收到一個壞消息,在某公屋商場正在翻新工程中的街市內,有人發現一隻貓在街市的廁所內倒臥在地上奄奄一息勒,身體極其虛弱,動物義工獲悉後即時把他帶到獸醫診所急救。

後來從動物義工口中得知,該商場街市的商戶在兩個多月前已被領展管理公司※(前領匯)勒令遷出,騰空街市進行翻新工程,而該貓「曳曳」便是其中一個菜檔養的貓。曳曳平時很乖,雖然沒有困籠,但從來不會離開街市,而且對人友善,很多街坊都認識他。

廣告

翻新工程需時數月,其間所有商戶均須遷離,街市範圍須關閉,除工程人員外,其他人不能進出。該菜檔東主搬離該處時,未有帶同曳曳離關,亦不允許義工暫時托管曳曳,據稱原因是領展公司人員曾向菜檔東主表示工程完成後可讓曳曳繼續留在街市捉老鼠。

商戶們在個多月前已全部遷出,工程亦開始了,進出口及窗戶完全封閉,曳曳被困在街市裡,在沒有食物和食水、塵土飛揚、爆破聲四起中獨自度過,無處可逃,義工曾向管理公司和愛護動物協會求助,但該等人員以「看不見貓的縱影」為理由,放棄搜救曳曳。直至 50 多天後曳曳才被發現倒臥在街市的男廁內,奄奄一息。類似慘劇屢見不鮮 -- 商場翻新、舊樓清拆、舊區重建、商店結業等,被犧牲的往往是與人作伴、依賴人生存的貓狗。

廣告

冷酷無情的東主、商戶、主人,不足為奇,任何社會都有壞人,更何況在基層社會並非所有人在異常情況下懂得和有能力選擇正確的應變方案,他們只能依賴大環境所給予的安排,隨遇而安,逆來順受。而最恐怖的,正是掌管我們這個大環境的就是類似領展公司這種缺乏常識、智慧、社會責任和基本道德價值的大企業和機構,市民 (包括小商店) 往往只能依附和依賴由這些企業所打造的硬框子來過活。

殖民地教育建構出一大批盲從的民眾,資本社會把他們勞役不停,於是他們只懂依法營役度日,不會也無暇過問法理,日常遭遇只用犯法與不犯法來判斷,遇上不公只好作出自我心理調節,加倍付出,「適應」轉變,逆來順受(獅子山精神)。事不關己、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文化,港人亦發揮得淋漓盡致,駕駛者遇救護車不懂讓路、公共車輛要撥出指定「關愛座」,比比皆是,商場沒有規定要顧及動物生命,像曳曳的卑微小生命,當然不保。

類似曳曳、因城市變遷而被活埋在發展政策下的社區動物,多不勝數。近年,在救助動物義工的努力下,每當有社區設施面臨清拆,部份原居動物都被義工們拯救、安排領養或其他安置,過程當中,義工們往往須與工程相關機構和部門糾纏爭拗、軟硬兼施,才可能獲「特別批准」進入工程範圍搜救動物,整個過程就是弱勢與權貴之間的一種乞求和施捨。

當然,義工們無私的付出肯定是至高無尚的,而過程中也孕育了不少人與人、人與動物之間的關懷、互助、彼此欣賞、感激,甚至感恩情懷,可惜,大家在竭盡所能去拯救動物以外,卻又似乎對慘劇的原兇無計可施,整件事就像人家不斷把糞便倒進我們的食水庫,而我們只懂千方百計把食水淨化才喝,更甚,我們加設濾水器之前也要向施糞者申請,甚至要向他們購買濾水設備。

清拆的清拆、重建的重建,僥倖被救出來的動物過著不一樣的生活,義工們再多了一份使命感,但依舊不變的就是不完善的制度和程序,工程開展前,仍是沒有正規和主動把人以外的生命納入安置考慮,動物仍然被社會視為垃圾被棄置、壓毀,動物義工仍然周而復始的去發掘重建災區、懇求拯救的機會。

一個社會、一個企業、一個政府,何時才會進化至認識道德和良知對本身經營的重要性?#    

九月十二日晚上,曳曳因饑餓太久引致器官衰竭,在醫護人員搶救了一整天後支撐不住,與世長辭。

 

--

※ 領展全名為「領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參考:William Damon, "The Moral Advantage: How to Succeed in Business by Doing the Right Thing", Berrett-Koehler Publishers (200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