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蜜人(3)

2017/5/29 — 19:25

十年後某日,二十四歲的兒子回家了。提提和妻子都十分興奮,因為有五年沒有相見了。兒子穿起西裝,雄姿英發,說得一口流利的法語和英語,但母語卻變得生硬。他在一間極有影響力的木業公司中做經理,年輕有為,甚有前途。

兒子一直夢想成為足球員,在青訓期間,努力地鍛鍊自己。然而,父親遺傳了體弱的特徵給他,使他在球隊的表現差強人意,久久未能正選上陣。他相信只要比一般人努力,便可彌補不足,達成夢想。然而,事與願違,他雖然苦鍊體力,體能上與其他人無異,但腳法並不出色,又因瘦削的身材,當不了後衛,也因跑得不快,而當不上前鋒。他在球隊裡久久不得志,曾幾次嘗試自殺。

廣告

不過,生命的際遇從不由人去選擇。某日訓練結束後,提提的兒子仍留在球場上鍛鍊體能。他已很久沒有上學,校長幾乎要將他踢出校。豎立在球場四邊的照射燈早已關上,如家鄉大樹那麼高。他摸著黑沿住球場的邊界跑步。兩小時後,他在更衣室門口遇上球員的班主。班主是喀麥隆的木業大亨,十分喜愛足球,便出錢建立了這支球隊,給球員優厚的條件,也常常觀看訓練和比賽。他注意到提提的兒子常常於訓練結束後繼續鍛鍊,心感好奇。

「你很努力,但為何我未曾見過你出賽?」

廣告

提提的兒子腼腆地回答:「…我每次都是後備,從未正式上陣…我想當正選,所以要比人努力。」

「從未以正選上陣?你加入我們的球隊多久?」

「兩年了…」

班主思量了一回,說:「你有沒有想過足球可能不適合你?」

「…我不知道。我為了足球,幾乎放棄了學業,今天收到校長的警告信…若我放棄了足球,不知道還有甚麼出路,父母付出了很多供我到城市讀書,如今也不知如何面對他們。」

「這樣吧,你考量一下我的建議。你不用放棄讀書,放學後到我的公司做兼職,如何?」

兒子心想既然看不到自己的前途,便放棄足球吧,二話不說就投身商界。他沒有令班主失望,一直是班主的得力助力。就是這樣,兒子的生命自始改變。這是提提和兒子都從未想像過際遇。

這日,兒子突然回鄉探親,提提與妻子都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他們展出父母的笑容,興奮地擁抱他。他們看著長大了的兒子,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兒子看到老了很多的父母,心裡有一股莫名的傷感。他收入不俗,獨自養起父母亦不成困難,曾提議他們搬到首都雅溫得一起住,然而父親在信中表明無意改變現在的生活。兒子趁著團聚的喜悅,再一次提起那建議。

「爸爸,跟我一起去雅溫得吧,你再不用伐木。我雖然不算是富有,但養起你和媽媽,也不成問題。」

「兒啊,我和你媽媽一輩子都生活在森林,我們怎會適應城市?你媽媽在這裡有很多朋友,若她搬走了,便很寂寞。」妻子點點頭,表示贊同。「而且我勞動了大半生,若果不工作,會老得很快。森林養大了我們,怎叫我不去採蜜,卻搬去充斥廢氣的城市?」

「你仍然採蜜嗎?」

「對啊,不過次數少了很多。人老了,體力不及年輕時候…來,這裡還有蜂蜜,幾個月前採的,但蜂蜜不會變壞。你爺爺常常說:『蜂蜜是最高尚的人,從不會變質的。』嚐嚐吧,你很久沒有嚐過家鄉的蜂蜜。」

「不,爸爸,我想跟你商量搬家的事…」可是,爸爸已經去了廚房,沒聽到兒子的說話。

提提打開盛載蜂蜜的瓦罐,一滴不留地倒出只剩下半碗的蜂蜜。「嚐嚐吧。」

「爸爸,聽我的話吧。去到城市,多少蜂蜜都任你食…城市還有來自外國的名貴蜂蜜。」

「全世界只有我們森林的蜂蜜,才是最美味的。我哪裡都不去。」

「別這麼固執。我真不明白你,竟然為了蜂蜜而住在這落後的鎮。你這樣堅持到底為了甚麼?人們卻在背後嘲笑你愚蠢…去到城市的生活一定比現在好,現在人們可以上網了。你知道人們都在使用電腦嗎?外面的世界很大,你一定要見識…你到城內,我可以照顧你。這裡連醫生都不夠,難道你還去看巫醫嗎?只要你到市場看一看,蜂蜜是隨手可得,你採的蜂蜜毫不值錢。時候變了,你不要停在過去。」

「這事以後再說吧,先嚐嚐蜂蜜吧。」提提將蜂蜜遞給兒子。

「不…」兒子推開了爸爸的手,那碗便從提提的手中脫開,摔在地上,破成碎片;金黃色的蜂蜜四濺在地上,其香氣盈溢滿屋。

(待續)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