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撞鬼

2016/2/12 — 21:27

資料圖片(日劇《醫龍》截圖)

資料圖片(日劇《醫龍》截圖)

小時候看的鬼片太多,時時疑神疑鬼,自己嚇自己,膽子小得可憐。後來,那些年在醫學院不時要解剖屍體,開始對死人麻木,膽子亦漸漸大起來。考試近,在大學臨急抱佛腳一個人在圖書館挑燈夜讀,在campus或醫院夜裏摸黑回家,在腦袋盆算的不是撞鬼,而是剛剛看過厚厚的書和筆記是什麼意思?哪些是重點?那些是細節?要思索的事太多,完全不會想鬼神這些事。

畢業後在澳洲公立醫院當初級醫生要駐院通宵on call,夜蘭人靜之際在醫院靜靜的走廊走過,為剛過身的病人檢查,確實死亡、出死亡紙亦從不會擔心撞鬼。不竟,我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

廣告

4am:好不容易睡了15分鐘,傳呼機又響:「2G-17號床,請確定死亡」。2G是安靈病房,住滿末期不治病人,病人都注射了大量麻藥以作鎮痛,盡量將痛礎減至最低!差不多每天🈶病人死亡,見怪不怪。

我走到漆黑一片的病房,快步的走到17號房!他媽的!一個護士也沒有!最要命的是燈也沒🈶為我開!倒楣...找不到燈開關!心想也不要緊,反正我有小電洞。確定死亡之一定程序:

廣告

1)瞳孔放大;

2)對痛礎沒反應(我習慣用盡全力用苦練多年的一陽指按胸骨確保沒反應!)

3)無脈搏;

4)無心跳;

5)無呼吸;

畢竟是習武之人,我習慣先用一陽指在胸骨先以兩成內力灌下!

未幾,我隱若聽到已死的老婆婆輕輕一句-"what are you doing?"——幹嘛?

在兩秒內,我的靈魂已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數次!冷靜下來我跟婆婆説:「護士擔心您,我只是看看你怎麼了!」之後極速以比聶風更快的身法離開房間!大腦還未能確定是屍變、幻覺?

癌症末期病人都注射了大量鎮痛劑,一般都處於半昏迷狀態;加上小電筒光缐不足,小醫生未能在電光火石間洞察情況實情有可原!

驚魂未定之際,又傳來急急的腳步聲;迎面而來的是一臉歉疚的護士長:「打錯了,剛走了的是23號床的老佰佰!」

我不禁啞然失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