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擊倒我

2016/1/10 — 10:00

擊倒我,是任何成長過程中必然經歷的事,腦袋天生喜歡儲存愉快的事情,然後在記憶裡慢慢釀製美好回憶,再經過沉澱後變成一種獨特的期待。擊倒我很少另人期待,因為通常牽涉到痛,不被期待但又一定會遇上,成長總是曲折。或者,這會是甚麼一回事,如果被撃倒變得可期待。

在山上四處奔跑,有一種説不出的自由,你感覺到自在,但同時也明白這一切絶非唾手可得。從來,自由都是要爭取回來的,因為當中必然牽涉到選擇,而伴隨選擇就是世間上種種的限制。我們深知自由可貴,當你想到要為自己選擇一些不同,你開始渴慕自由。然而,做好的選擇,取決於擁有多強的選擇能力,而能力卻又絕非唾手可得。繞了一圈,能夠選擇與否,說到底是一場角力。

所以,請先把我撃倒,只有被撃倒,才會學懂一些真締。聽過不少的故事,人到名成利就健康卻一天不如一天,偶然走到山上便發現人生不止於凡塵俗務,追逐每天在變的世界價值,遠不及在這裡追尋似曾相識的自己。還記得沙士一役,香港人忽然從驚恐中醒來,發現財富沒了,工作沒了,信心也沒了的時候,我們還有山。那時候的商場很少人,郊遊的人卻處處可見,脫下口罩的隔漠,我們慶幸,原來世界級的美景,共享大自然的時刻,上天一早已放在我們身邊。從此,香港人喜歡行山的熱情,好像就是這樣的開始了。

廣告

沒有人會這樣說的,連想也可能避之則吉,請把我擊倒,大吉利事。擊倒是一種狀態,伴隨這事情來到的都有其背後的知慧,天下間的生態從來就是從擊倒中生生不息。當我們離開城市走上山,便成為大自然的一部份,除非只是郊遊,若是觸及到速度,便進入自然界的運行規律,為免被擊倒,想要跑得更好更快,是很自然的事。有一位作家曾這樣形容自然界中的跑步。

「在非洲,羚羊每天醒來時,牠知道自己必須跑得比最快的獅子還快,否則牠就會被吃掉。獅子早晨醒來時,牠知道自己必須跑得比最慢的羚羊更快,否則牠就會餓死。無論你是一頭獅子或是一隻羚羊,當太陽升起之際,你最好開始跑。」— Abe Gubegna

廣告

在山上奔跑,無論是學習減少受傷,改良進食模式,調整作息時間,潻置優良裝備,都是為了跑得更好,或是要迴避曾被擊倒過的痛。經歷改變作出調整,擊倒我,引發各種微小的期待,經過重複引証,在腦內刻上新的記憶,成為了經驗。擊倒我,是能力的來源,選擇的條件,自由意志的知慧。

擊倒我,只是老生常談,偶爾細想也總有被擊倒的地方,對手通常是自己。感覺被擊倒,還有機會靜思一下的,是幸運,在萬千種被擊倒的可能中,能經常擁有這運氣,除了真的是幸運,珍惜被擊倒,還是有山的知慧滲透其中。

2016年,世界未必會變得更好,縱然如此,我仍想成為更好的自己。

若是把我撃到,請把我變得更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