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攀龍附鳳

2017/9/4 — 20:3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人望高處,所以我喜歡攀龍附鳳。

Sorry,let me rephrase,應該這樣說,我潛意識未必喜歡攀龍附鳳,但當你每天要做同一件事,如果也不說服自己「喜歡」,會好痛苦,亦很難成功,所以準確一點說,我是學懂了喜歡攀龍附鳳。

說「攀龍附鳳」是一項工作,有人共鳴,但有更多人憤怒,而最最最多人是鄙視。

廣告

用英文講「攀龍附鳳」可能會冇咁難聽,befriend the rich and serve them。

乸星,原來英文講仲難聽。

廣告

攀龍附鳳的人,香港地一個招牌跌落嚟閒閒地砸死一百幾十個,但葉朗堅持,葉朗是特別的,葉朗攀龍附鳳之餘,葉朗更會尊重身邊的小人物。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是如此微妙,那些所謂的大人物是你事業上最重要的貴人,但讓你覺得這個世界原來是如此這般現實、如此這般不公、如此這般瘋癲,也正正是這些大人物。

有沒有試過在 client 的會客室內,在 client 的下屬面前,在 client 的正前方位置,被狠狠的噴一句:「Marcus,this is nonsense!」

什麼是攀龍附鳳?攀龍附鳳就是聽完 this is nonsense 之後,無論你背後有幾多理據、證據、數據去反駁與支持,你都必須嚥下那一啖氣,然後,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慢慢將這啖氣呼出來。

千祈唔好大聲呼,畀 client 聽到,佢會知你不滿,那你便不能攀龍附鳳了。

如何尊重大人物,我好耍家。

但我更懂得尊重小人物。

對,如果那些,你要服務的人是大人物,那麼,那些為你服務的人,便是相對的小人物了。

被 client 連珠炮發幾個回合後,我搭的士回公司。到達後,幫我開車門的是 Bordeaux。

你冇睇錯,佢個名真係 Bordeaux,即係盛產紅酒那個法國城市。我第一日喺呢度返工,幫我開車門嘅都係 Bordeaux,嗰陣我見到佢個名牌寫住 Bordeaux Kwok,真係嚇咗一跳。

「葉生。」Bordeaux 跟我打招呼。

「唔該晒 Bordeaux。」

「開完會吖?」Bordeaux 問。

「係呀,想死。」我說,腦海裏仍然是那句 nonsense。

就正當 Bordeaux 幫我推開大堂的大門之時,他竟然跟我說了一句話,語氣很 casual,但從他聲底裏傳來的那股暖流讓眼睛發燙:「加油葉生。」

回頭再看那塊胖胖的臉掛著那傻傻的笑容,心情竟然好了大半。

公司樓下有 Bordeaux,公司裏頭有英姐。

有能力和熱誠的人,就算在公司裏擔當最不起眼的角色,也可獲得別人的注意、尊重、欣賞。

過年的時候,英姐會弄很多蘿蔔糕給我和另外幾位同事,又有臘肉又有冬菇又有瑤柱,味道媲美欣圖軒,冇誇張。

每天早上,哪位同事喝茶,哪位喝咖啡,capsule 用哪隻顏色,多奶還是少糖,英姐記得清清楚楚。

見你眼睛滿佈紅筋那個早晨,英姐會索性弄一壺清熱特飲給你,再交帶一句:「呢兩日你唔好飲咖啡喇。」

所以有些同事會叫她「英媽」,因為佢真係好到阿媽咁。

那天 lunch time,英姐見我買了外賣回來,便跟我說:「葉生,我幫你搞。」

有咩搞?每次見我拿外賣回來,英媽便會從 pantry 拿出碗碟杯,把外賣的食物放到不同的器皿上,飯還飯,汁還汁,奶茶還奶茶。

這次英媽如常地把「搞好」的午餐放在我枱面,喱腩飯旁邊卻多了一小碟津白。

「我喺屋企整多咗,唔好嫌棄,食多啲菜。」英媽說。

咬一口帶有濃郁金華火腿香味的津白,心情又再好了一點。

公司樓下有 Bordeaux,公司裏頭有英姐,回到家,還有她。

兩個月前起,逢星期一便要飛快趕回家,這個晚上也不例外。

未入門口,已經看到她那對 Onitsuka,即是她已經在我家等著了。因為我經常遲到,所以我給了她密碼,讓她不用站在門口呆等。起初她是不願意的,「萬一你屋企唔見咗嘢點算」,於是我甚至簽了一份簡單的承諾書,有什麼不見了也不會向她追究。

很愛 Onitsuka,但不是每位女生都適合穿 Onitsuka 這對 slip-on 的,這是一個很性感的鞋款,也是一個欺負人的鞋款,肥婆著會好似有兩隻豬蹄畀布包住一樣。

像她一樣,雙腳纖細,小腿幼細,被那雙 slip-on 若隱若現地包著的腳眼便夠性感了。

開門,入屋,見到佢已經坐咗喺梳化,我即刻放低嗰盒喺 Citysuper 買返嚟嘅壽司喺飯枱。

第一次見佢已經覺得佢好熟口面,但又講唔出似邊個。有次畀咗佢張 whatsapp profile pic 我啲 friend 睇,佢哋都諗咗一陣先諗到似邊個,係陳惠敏。

唔係飾演東星駱駝嗰個陳惠敏,係唱「歲月的童話」嗰個陳惠敏。

佢有啲怕醜咁問我:「我哋開始得未?」

我立刻脫下西裝,連忙說:「唔好意思,我 ready 喇。」

如果你以為我哋下一步係洗白白,實在太侮辱我,難道我似嗰啲隨身袋住金魚嘅中坑嗎?

她是一位二十多歲的鋼琴老師,她是來教我彈鋼琴的。

最近因為那個不可一世的 client,生活開始有點緊張,有人建議我用音樂來陶冶性情,所以我便找了這位鋼琴老師。

「你有冇練琴㗎?」她嘟著嘴問。

「我有。」冇呃佢,我真係有練琴。

「四個 bar 彈錯三個喎,真係有?」她一臉狐疑。

「我噚晚瞓咗三粒鐘喳,一係咁,你畀我喺梳化眠一眠,十分鐘後保證勁過周杰倫。」我一臉誠懇。

見她面有難色,我知下一句應該講乜:「唔使你補鐘,你照計。」

醒過來後,我發現自己原來睡了四十五分鐘,鋼琴老師當然晨早撇咗。

正當我想食啲嘢,我先發覺盒壽司唔見咗,但有張字條喺枱面。

「你唞吓啦,今堂唔計你錢,壽司幫你擺咗入雪櫃。」

世界確是如此這般現實、如此這般不公、如此這般瘋癲,但幸而生活裏頭還有 Bordeaux、英姐、鋼琴老師這些小人物。

就是因為小人物的 nonsense,我們的空氣才仍然有一種成份,叫人情味。

P.S 話時話,點解要寫字條咁浪漫,唔直接留個 whatsapp?

#影鞋其實幾變態 #袋裏真的沒金魚 #因為金魚在心中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