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造人

2017/12/11 — 11:35

科技越來越發達,人與電子機械間的界線越見模糊,我們如何能維護人類的尊嚴和私隱?

科技越來越發達,人與電子機械間的界線越見模糊,我們如何能維護人類的尊嚴和私隱?

【文:吳宛盈;圖︰香港電台】

Cyborg是什麼? 新app? 支付系統? 機械人? 相信不少香港人對「它」都感到陌生,其實「它」不是死物,而是活生生的人類,跟我們不同的是,他們將自己的身體與科技融合,例如在皮膚底植入晶片,透過改造身體去改善生活,可稱之為「改造人」,在歐洲的瑞典、德國、英國等,都有一班人走在這個潮流的尖端。

作曲家尼爾天生色盲,2004年在匿名外科醫生協助下,在後腦植入天線,天線的感應器會將顏色的光譜化作訊號,傳送至尼爾後腦的晶片,晶片再將訊號轉化為聲音,令他能夠「聽」到不同顏色。雖然能彌補身體缺憾,但「天線得得B」般的外表亦為他帶來麻煩,與英國當局經過多番周旋,他才成功爭取在護照相片「連人帶天線」示人,所以他自稱為全球第一個官方承認的Cyborg。這個身份不僅讓他有機會接觸不同名人,更獲邀到不同機構演講賺取豐厚收入。作為先頭部隊,他計劃在頭皮與頭骨之間植入環形裝置,裝置因應不同時間在頭的不同位置發熱,令他可藉此知道時間,甚至可以操控對時間的觀念。

廣告

尼爾的天線讓他有機會接觸不同名人,他四處演講,豬籠入水。

尼爾的天線讓他有機會接觸不同名人,他四處演講,豬籠入水。

廣告

希望透過科技去改善身體缺憾的人還有德國人奧利華,患上關節炎的他已經換了兩個人工膝關節和一個髋關節,剛剛康復能夠走動,又要為下次換髖關節作準備。這次他希望為人工髖關節升級,加入無線叉電器及WIFI裝置,只要他將電話放在褲袋內就能叉電,而且隨時隨地可以用WIFI。這個前衛的想法並未得到德國法律允許,奧利華唯有直接跟廠商交涉,雖然廠商反應冷淡,但他初步得到部份政客、學者和醫生支持,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能達成心願,由一個體弱多病的老人,變成他口中「型到爆」的潮人。

派翠克身上植入逾十個裝置,開門、量度體溫、登入電腦等揮揮手就做到。

派翠克身上植入逾十個裝置,開門、量度體溫、登入電腦等揮揮手就做到。

想變得更「有型」的心,相信無人比派翠克更強,他的身體已經植了5塊磁石和6塊晶片,每塊功能不同,可以開門、登入電腦,量度體溫等等,為了擺脫車匙的「枷鎖」,他成功將汽車的中央門鎖系統,改裝成與令他體內晶片連接。他亦在美國訂了新研製的可編碼及付款的晶片,由於醫生不可進行非醫療用途的手術,他要找穿環師替他植入晶片,而他深知這不會是最後一次,因為他對科技能突破自身限制、令生活更方便感到極為雀躍。

醫生不能做非醫療用途的手術,植入晶片這個差事落在沒有道德枷鎖的穿環師身上。

醫生不能做非醫療用途的手術,植入晶片這個差事落在沒有道德枷鎖的穿環師身上。

想擺脫疾病擁有健康身體;想突破限制由弱變強,相信是每個人的夢想,但當科技高速發展,改造身體不再是個夢的時候,現實的道德、倫理、法律底線都一一被觸及。當人類能夠成為自己身體的設計師,可以追求無病痛、甚至長生不老時,

會否引發另一輪競賽,富有的人搶先植入最頂級的裝置,導致與窮人之間的距離無限拉闊? 如果有人追求自然,不想行改造之路,又會否導致社會分化? 而當人與電子機械之間的界線越見模糊,我們又如何定義自己的身份、維護人類的尊嚴和私隱?改造人會否成為另類殺人武器,被利用在戰爭、犯罪之上?似乎在科學家努力研究新科技的同時,社會亦應深入討論及反思,如何在科技發展、改善生活及道德倫理間取得平衡。

當我們的身體可以改造,會否形成另一種競賽,爭相植入頂尖裝置,將貧富差距無限擴大?

當我們的身體可以改造,會否形成另一種競賽,爭相植入頂尖裝置,將貧富差距無限擴大?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12月13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