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暴力創傷治療(四)烈女彭仁郁和反課綱自殺學生林冠華

2016/3/31 — 11:02

【政治暴力創傷治療】系列文章

【文:何式凝、陳璟茵】

一連刊登了幾天有關我們參加政治暴力創傷治療研討會的所見所聞,似乎有興趣的人不多,不過,我們還是會繼續報道。今天我們會和大家介紹彭仁郁老師,她就是整個政治暴力創傷治療的發起人,她現時是在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任職。她說因為看到心理工作者經常把焦點放在內在心理層面,並沒有處理「國家暴力造成的心理創傷」,所以希望推動大家了解「壓迫主體的外在社會現實」以及「創傷事件的歷史和社會面向」。一聽就覺得「好啱數」,為什麼在香港沒有這樣的心理治療師會站出來說這些人話呢?

廣告

在硏討會這兩天,她一直在當即時傳譯,還是唯一可以做國語和法文的翻譯的工作人員,所以她真是忙到「甩頭甩髻」,我沒有機會跟她說什麼。她只是說了一個簡單的開場白,之後就消失在翻譯裡,真想聽聽她的見解和見證呢!反而是午餐吃便當的時候,剛巧與她的法國丈夫同桌,有機會攀談起來。他的丈夫說:「我太太的法文比我好,我其實是她的粉絲。」So sweet! 原來彭老師唱歌好勁㗎,更加欣賞她!

彭仁郁是巴黎狄德羅大學心理病理學暨精神分析學博士,並用了12年成為法國分析空間學會認證的臨床精神分析師。所以,真的有點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請兩位法國精神分析師來做主場呢?

廣告

從網上的資料看到原來兩年前323晚上,她因為擔心年輕朋友可能面對的鎮暴行動,也跟著他們進入行政院廣場。後來又和朋友一起組成了324同儕團體,聆聽參與運動中的各種感受和想法。不過,最令我感動的是他和林冠華的故事。原來她在730晚上,反黑箱課綱高中生聚集在教育部前悼念林冠華的聚會上,曾站出來講話。她說教育當局對學生訴求所展現的傲慢、輕蔑,社會的冷漠,極可能就是促使林冠華選擇以性命換取輿論支持的原因。

「我會來到這裡講這席話,是因為看到723那天,許多高中生年輕朋友第一次親身體驗了國家暴力,有不少人十分驚駭。他們手無寸鐵,規矩地坐在地上進行非暴力抗爭,不明白人民保姆為什麼會用對付大流氓的手段,來對付爭取民主正義的年輕人。根據去年參與323-324行政院攻佔行動的部分年輕人的經驗,讓我有點擔心,學校的輔導老師可能沒有條件幫大家的忙。並不是他們沒有心,而是他們自己可能也承受從上級來的壓力。高中輔導老師所面對的壓力,可能要比大學心輔室的老師們來得更大。」

當她聽見林冠華的校長用心理病和情緒障礙來詆毀林冠華時,她也指出最大的創傷有時候不是來自暴力事件發生的當下,而是事後,親友、周遭人和社會輿論的粗暴對待。單看她這篇演講,就知道她非常明白心理治療應該有倡議和見證的部份,而她正是一位坐言起行的治療師。我相信她絕對精神分析有「批判性」的理解。衷心希望她能夠繼續這個政治暴力創傷治療的計劃,也希望有機會能請到她香港。可惜我所屬的部門對cutting edge practices和所有socially controversial issues 都只會「保持中立」!今時今日,有「政治」這兩個字放在活動的名稱,已經不行。世風日下,唯有另辟蹊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