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不要有自己一套

2015/8/27 — 23:23

圖:Tröss Nipanki Le Roij 姬潘克@flickr

圖:Tröss Nipanki Le Roij 姬潘克@flickr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

那個全心全意全力追求十分鐘內吞下十碗白飯的胖子,其實也是我個 friend。關於他還有一段故事。

曾經,阻礙他追求夢想的最大敵人的是他老婆。為了禁絕我個 friend 練習,她甚至狠得收起了全屋白米。我個 friend 偷偷自己買了米,被她發現,她便連電飯煲也一併收起。她苦苦相勸、威逼利誘、以死相脅,只為說服丈夫:

廣告

喂,食十碗飯真係好無意義啊!

對世界有甚麼價值,對社會有甚麼價值,對你有甚麼價值?何苦非要在十分鐘內吞下十碗白飯不可?

廣告

「對你沒有價值,可對我是意義重大!」但我個 friend 不忿。「我不需要你的理解,亦不需要你的鼓勵,但最少請別阻止我。」

「那麼你告訴我有何意義。」她說。

「滿足。」他吐出兩個字。

「滿足?甚麼滿足?」

「都話,點講妳都唔會明。」

她確實是不明白。怎麼也無法理解丈夫的心情。一個以十分鐘內吃十碗白飯為理想的男人,怎可能理解啊!

「沒有意義。」她又道。

其實,我個 friend 心底裡是認同她的。

他知道她妻子說得一點不錯。吃十碗飯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可是那又如何?人世間無意義的事情各種各樣。原始人在洞穴繪畫壁畫沒有意義,岩士唐登陸月球沒有意義,C 朗把皮球送進龍門也沒有意義。外星人睇波應該會覺得好好笑。對,十分鐘內吃十碗飯,確實不比這些事情富意義,但也不比這些事情沒意義。

追求就是追求,有時候不必講甚麼,意義。他如此想。

只是老婆不明白。

結果他與老婆做了一個協議:為了讓事情變得「有意義」,吃飯練習只可以在午餐和晚餐時間進行。每日練習兩回。這麼一來,我個 friend 可以名正言順練習;而對他老婆來說,他沒有練習,只是在吃飯而已。人要吃飯才能生存,夠有意義了吧。

飯後,妻子便替他刮乾淨鬍鬚,穿上白袍,親他一下,送他去診所,做他第二喜歡做的事:治病。

這種生活算是「有自己一套」嗎?我個 friend 問自己。他不知道。可能可以算是 80% 「有自己一套」。算了,也罷,總之這是他和妻子商議出來的結果。他 80% 滿意,他妻子也滿意。或許這也是最好的結果:終究吃十碗飯,果然,比起給人治病,還是不太有意義的事。

然後我個 friend 的妻子死了。

她死去那夜,我個 friend 吃了二十四碗白飯(練習三次,每次吃到八碗就吃不下)。死老婆居然食得落,連他自己也覺得驚訝而且充滿罪惡感。可是一股強大的慾念纏繞在他內心:他終於,可以做一個,100% 的自己。

第二天,他托病請假,一個人在家煲飯,吃飯。他吃了五十三碗(練習了十三次)。

第三天,他吃了五十七碗(練習了十二次)。

第四天替他工作的護士不斷打電話給他。他沒聽,吃了五十九碗(練習了十三次)。

第五天他接了電話,讓護士把診所關了。

「能賣掉的東西請賣掉,錢歸你,當遣散費。」他說。

「醫生你沒事吧?」護士擔心地問。

「沒事!」我個 friend 只想早點掛掉電話,繼續練習。

「恕我多口問句,是受了妻子去世的打擊嗎?」護士問。「有甚麼可以跟我談。」

「沒有打擊。」

「真的?」

「沒有打擊。」我個 friend 沒有說謊。

但僅僅到了第九天,他就後悔。透過鏡子看見自己滿臉鬍子沒刮,眼睛紅腫,胖得像「千與千尋」裡面那頭豬,我個 friend 真認不出自己來了。不禁反省:把自己弄至如斯田地,有何意義?沒有任何意義。他想要穿上白袍去診所,才想起診所已經賣了。

對,這個潦倒的廢人,就是他 100% 的自己。這下他終於可以做自己了。

於是第一次,他想念他的妻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