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不負責任

2015/7/13 — 23:34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不負責任)

關於人死後為甚麼不肯投胎,眷戀陽間,自古以來有著各種各樣的說法。

有些人含冤而死,或者悲憤而逝,雖然驅體吞下最後一口氣,但靈魂的怒氣卻怎麼都嚥不下,於是死後便繼續在人間作惡,以解心頭之恨。作惡程度因鬼而別。有的只想惡作劇尋開心,有的則會惡意施害,甚至殺人。非常可怕。

廣告

我個 friend 遇上這類鬼魂,多會把它們強行攆走。

另一些鬼則不是不願投胎,只是不能。它們多死於非命,靈魂脫離肉體後,本該好像吐出來的香煙那樣繚繞在空氣中,卻因為某種原因,死死嵌進某種物件或場所之內,怎樣掙扎也逃不出來。我就聽說過有些例子說,一個人在雨中撐傘過馬路,不幸被車撞死。因為死時手中握緊雨傘,靈魂就竄到雨傘裡去。這種鬼魂非常可憐。對於它們,我個 friend 會作法超渡,好讓它們可以重新做人。

廣告

至於最為人所識的情況,則是因為死後還對陽間有某種留戀,而不願投抬做人。例如病逝的公公,希望給孫兒買到他想要的玩具才升仙;趕路的情人遇上交通意外逝世,但仍堅持要抵達約會地點才肯閉目,諸如此類。這些鬼魂大多懷抱善意,不會傷害別人。我個 friend 總是會盡力幫助它們了結心願。

「因為,誰知道呢,要是我死不瞑目,也會想有誰給我蓋眼吧。」店門外,我個 friend 啜一口煙,徐徐吐出。

我個 friend 叫神婆鍾。朋友之中會吸煙的女生大概就只有她。今夜除了我和她之外還有一個 friend。我們三個中學時代的舊同學,此刻正在店外閒聊,等待神婆鍾透夠氣後再回去。

「可是,纏住陳暖的鬼魂呀,麻煩得多。」神婆鍾說。「它同樣不願投胎,但不是剛才說的三類鬼魂。它說自己不願投胎,只是因為不想做人。」

剛過去的周六,神婆鍾本來約了陳暖吃晚飯,可是一碰見,她就臉色鐵青地說:「妳撞邪了。」

「是嘛?」陳暖問。她甚麼也感覺不到。但她知道神婆鍾可以看見鬼。

於是晚飯沒有吃成,神婆鍾把陳暖拉到她家去通靈。她質問那隻鬼,為何要纏住她的好姐妹。

「因為我不想投胎囉。」鬼魂攤手道。神婆鍾看見,那是一隻男鬼。

後來神婆鍾告訴我們,除非不得已,否則不會有鬼不投胎。哪怕是最貪玩的鬼魂,飄上一兩天就會覺膩,自自然然到陰間去。

「因為鬼魂都有感覺哪。鬼會寂寞。看到陽間人人在溝通、交流、擁抱、接吻、咒罵、痛哭,唯獨自己被排除在外,這種感覺不會好受的。」她說。

只是依附著陳暖的鬼,卻已經跟了她三個月。

鬼說它不要當人,要當鬼,因為做鬼可以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想離開就離開。因為它是孤獨的,所以沒有人可以制約它。它可以到處放屁而不必介意別人的目光。它可以到處睡覺而不必怕被人視為流浪漢。它早上不上班不用請病假,深夜不回家不必打給媽媽。因為沒有人看得見它,所以也沒有人需要它。它不必為誰人做任何事。

當然它也有寂寞的時候。比如說有時它也會想找人說話。無論它怎樣渴望,也不會有誰跟它說話。這有點痛苦,但好處是正因為沒有誰會跟它說話,所以它也就不會欠誰人情債。

它來去自如,拍拍屁股不帶走雲彩,不留下遺憾。

神婆鍾把香煙捻熄在煙灰缸。

「不負責任。」她說。

陳暖卻聽得出神:「那個……他是長怎麼樣的?」

「吓,鬼仔都想溝呀?」神婆鍾嘲弄道。

「只是好奇問問啦。」陳暖低下頭。

「係溝都唔溝依件啦。」神婆鐘說這鬼太廢,力量太弱。大多數鬼都有一定能力可以干預陽間,而依附著陳暖的鬼唯一可以干擾的,就只有陳暖本人。

「但妳放心,它不會搞妳的,因為我跟它講過,一搞我姊妹,我即刻收佢皮。」

「但難道妳不覺得,它不想投胎,或許有某種難言之隱?」

神婆鐘瞪她一眼:「即使有難言之隱,也是這四個字:不負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