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仇恨戰

2015/9/10 — 23:31

網絡圖片:VIKTOR HANACEK / picjumbo

網絡圖片:VIKTOR HANACEK / picjumbo

今夜,店罕有來了一班中學生。一行八人高談闊論,把平日冷清零落的酒吧弄得熱鬧非常。我們幾個老主顧坐在一隅,饒有興味地,好像在看某部「那些年」電影那樣注視他們。

「年輕真好。」我個 friend 感慨。「就算有人不認同我們都是艾未未,或者我們都是屈穎妍,或者習近平或者英女皇,最少我們都曾經是中學生。」

我們已不是中學生。世界終究是他們的,於是我們懷著向未來主人翁學習的心情,豎直耳朵聆聽──不是偷聽──這年輕一代說話。

廣告

「我真係覺得輸得唔抵囉!」一個學生道。

「佢哋依啲咪就係民粹主義。你咁講實贏啦,不過,係咪真係對同學好先?」另一人說。

廣告

「我覺得佢哋依家好似係歧視咁樣。所有去圖書館嘅同學都變成書獃子,好似去圖書館係一種罪咁。」

「仲話你係為討好老師而讀書添呀!」

聽了半晌,我們才得以大致搞清楚這夥孩子在談甚麼。

話說他們是某學校學生會的候選內閣成員。這一年適逢學校擴建新翼,校長打算放出一個偌大空間,任由學生會決定怎樣運用。於是這個空間就成為今年學生會選舉的最大議題。這班同學的內閣「CYY」(還是「思歪歪」?我自然無法清楚。)建議把空間開闢作圖書館,而他們的敵人「樂動」(該不會是「落洞」吧?)則提倡作運動場用。

根據「CYY」的講法:「樂動」一行人把兩個內閣的對決,上線上綱至意識型態的矛盾:做學生,到底該最花心機讀書,還是該好好玩樂?「樂動」指責「CYY」是書獃子,只懂讀書考試,滿足老師要求。他們引用專家學者說法,指玩樂本是孩子天性,「CYY」卻違背己意,為了成就,一味讀書。最終他們成績好了,成功了,卻害苦那些不與他們為伍的正常人──他們成為了被踩在腳下的失敗者。

每間學校都是一樣,品學兼優的學生只佔一小撮。「樂動」煽動大多數同學對這一小撮成功人士產生敵意。他們甚至質疑,「CYY」建議開圖書館,其實只為在老師面前裝好學,最終目的是拿到一份「品學兼優」的大學推薦信。抹黑計劃成功,「樂動」以大比數勝出。「CYY」的同學仔鎩羽而歸,心情低落,便來店散心。

總之,「CYY」的同學是這樣宣言的。到底箇中有幾成真,又有幾成純粹是輸家唔忿氣,就不得而知。

「佢哋講啲嘢真係好唔用腦。所以話唔讀書咪就係咁,無腦!」一個同學說。

「佢哋仲夠膽引述張志明嘅文章,話學者都係咁講。頂張志明都引?我諗佢哋未聽過 Ronald McDonald 囉。」

「佢哋以為 Ronald McDonald 係麥當勞囉。」

眾恥笑。

「咪無智慧囉。成班『樂動』人都係無智慧架。淨係識得煽動仇恨。咪法西斯囉。」

「其實從來都係佢哋睇唔起讀書,我哋無睇唔起玩喎!我哋都有講過好多次,玩樂都係學習重要元素,應該加以鼓勵。咁開咗圖書館,係咪就代表入面一定要放學術論文呢?唔係㗎嘛,都可以放輕鬆讀物,都可以玩呀。」

「不過係啲同學唔聽咋嘛。佢哋複雜少少嘅嘢都聽唔入耳,淨係識得理解:運動場=有波打=好。唔識諗其他嘢㗎。」

「最慘就係,大多數同學都係無腦,都支持佢哋!唔係佢哋點會咁多票?」

「成班同學都係垃圾,香港依一代都係垃圾多。唉,我哋個城市唔係比共產黨搞彎,係比班垃圾同學搞彎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