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任何反大台者都是奪權者

2015/6/26 — 22:3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任何反大台者都是奪權者)

認識我個 friend 的人很多。認識我個 friend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反大台的人。

怎麼說呢,不僅是政治上的大台,他也反對文化上的大台,以至生命中大大小小的大台。

廣告

他不滿意大台說衝就衝,說等就等。為甚麼群眾要聽他的?他不滿意,一些人的說話總是比其他人更有份量。為甚麼其他人──比如說他──講的明明是真知灼見,卻無人重視?他不滿意,一些人永遠有那麼多的特權。有時候這些特權帶來的是無形利益,比如說 facebook page 上的 likes,那倒也罷了。更令人生氣的,卻是有形利益如金錢。為甚麼所有資源都要由大台分配,甚至優先享用呢?

他不滿意為甚麼自己總要跟著領頭羊,也質疑領頭羊為甚麼可以當領頭羊。他不僅要走出自己的路,更期望其他羊也同他一樣,拒絕羊群心態。

廣告

大家都應該走出自己的路。他是這樣想的。為了這個理想,他必須把羊群心理的罪魁禍首──領頭羊,打倒。他掀起了一場反大台運動。

可是隨著我個 friend 的反大台運動漸趨白熱化,他本人亦名聲漸響,facebook 上的 followers 愈來愈多,眼下便不得不面對一個內在問題:他自己竟然變成另一隻領頭羊了!他沒有想過要獲得任何利益,也沒想過要求人們要聽他的話,然而他還是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一個自己要打倒的目標!

難道自己是在哪裡錯了嗎?他嘗試平心靜氣,把自己抽離,檢視自己的權力慾。他問心無愧──他從來沒有攀上大台的意思。卻是那些 followers 在他不情不願的狀況下,把他推上了大台的位置。他是多麼想把那些 followers 全部擺脫啊!於是他在 facebook 設定自己的 account 為 private,不再讓人 follow。但不出一個小時,他便發現這做法行不通。因為他不能再宣揚反大台的訊息了。當他的言論再沒有 followers 去 share,那他要反的令人討厭的真正的大台,便可以繼續為所欲為。看著羊群被領頭羊瞎牽著走,他不得已又把自己的 facebook account 重新設定為 public。

一旦設定作 public,那些討厭的 followers 又像病毒一樣曝升了。

他討厭病毒。他討厭 followers,他討厭盲目的群眾。

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或許羊群心理的罪魁禍首從來不是領頭羊,而是羊群本身。領頭羊往往不是自願成為領頭羊的,而是羊群造出來的。因為牠們確實需要一隻領頭羊,牠們需要有誰決定該走的路,好讓牠們能緊緊跟隨而不至丟失。從這個角度講,所謂反大台,說穿了便不過是把眼前的領頭羊推翻,然後眼巴巴看著下一隻領頭羊──最有可能就是反大台者──的出現。因此實際上,一切反權威都是奪權。一切革命份子都只是篡位者。

「所以除了當大台,你別無選擇。是這個意思嗎?」我問。

「不。」他說。「還有一個可能:接受大台的存在。思考如何制衡它的權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