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午夜音樂絮語

2017/4/16 — 23:00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又到深宵,又來到「午夜音樂絮語」。

【背景音樂:Deep Joy, Issac Shepard - Gentle】

每到周一凌晨,我總會想起眼前正有五個──最少五個──工作天,等待著我……就會覺得,好眼瞓。

廣告

簡直就是,每周一嶽的恐懼症發作。

曾經我同一個朋友這樣講。他說,喂,做深宵節目無資格講這個喎。

廣告

我覺得他搞錯了一點,即我們說的是「事實」。事實只有 yes or no 之分,而沒有 should be yes or should be no。

大家好,眼瞓的是我,Gary。

好像是小學的事,很多卡通片不是會給每個角色配一段音樂?他一出場,樂聲便響起,於是電視機前面的小朋友便知道,勇者或者妖怪,隆重登場。

這首音樂其實就是角色設定。活潑、勇敢、搞笑……好人與壞人,你不用看畫面,不用知道故事,聽音樂便可以感覺到。

你知道中二病這回事。於是有天我想:假如我也有一首配樂,那會是甚麼?

就這樣,我展開了我的音樂之旅。由≪叮噹≫聽到≪讀書郎≫,≪小忌廉≫聽到≪足球小將≫,很快我就發現全部兒歌都不是我杯茶。不是不好聽,而是,好聽與代表你是兩回事。

──那不是我的聲音。

最接近的一首可能是《阿花的故事》,袁鳳瑛主唱。

你聽過沒有?

「名字叫阿花搖著尾巴…」我還是別獻醜了。

但它也只是相對接近我的心情、世界觀。這首歌仍未能代表我。

那甚麼能代表我?

這問題一直放在我心,好多年好多年。

你的配樂,又是甚麼?

歡迎你在「午夜音樂絮語」 facebook 專頁留言,告訴我。

【廣告】

【Cendre, Christian Fennesz and Sakamoto Ryuichi - Oto】

時間是凌晨一點十二分,外面溫度只有八度,相對濕度百分之六十三。你剛才收聽的是 Christian Fennesz 和坂本龍一合作專輯 Cendre 的第一首歌曲 Oto。2007 年作品,整張專輯共有十一首條 track,在今晚兩小時內,我將會與你全.部.聽.完。

告訴你一個秘密:我上班第一天,台長就下令我不得播這張唱片喔。

【Cendre, Christian Fennesz and Sakamoto Ryuichi – Aware】

但這張專輯一直就放在我面前。封面是個橘黃的天空,配以婆娑的樹影,說不出是日出還是日落。

面對這個封面,我不下一次想起那關於半杯水的比喻。所謂半杯水多寡,全看你覺得是「只剩一半」抑或「還有一半」。

──任誰只要真正渴過,都會知道那是廢話。

難道你看這杯水「還有一半」,水就會多些?擺在你眼前的事實只有一個,就是「水不夠喝」。

日出還是日落,又有甚麼所謂呢?

無論如何,我是很喜歡這張專輯的。那種好像呼氣又好像風吹過洞穴的聲音,像螞蟻鑽入耳窩,在腦袋轉來轉去。

干擾心神。

但台長當年是這樣告訴我的:太安靜、低沉、複雜、憂鬱……DJ 不可以憂鬱。

「聽眾不是 DJ 的樹洞,DJ 才是聽眾樹洞。」

台長大人英明。

我沒有反駁,沒有發脾氣,也沒有流淚。我只是覺得,fine。

Fine 啊,點解唔 fine 呢?

所以我十年來從沒張這唱片放入唱機。

噢噢噢,對,十年前的 12 月 1 日也就是今日,我在這個時間,第一次同大家見面。

十年!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人生沒多少個十年,青春就更少。希望你還沒有用完你的青春。若已不幸用完,而且還是用在我身上,請別怨我。

老實講,我都唔想㗎。

【Cendre, Christian Fennesz and Sakamoto Ryuichi – Haru】

Haru。

因為推翻世界觀是一件太麻煩的事。人為保護自身世界觀完整,往往會不惜否定事實,即使事實已擺在眼前。比如說,林鄭無法接受自己是條廢柴,所以當她看到自己 facebook 滿是嬲嬲,給自己的答案是:「這只是一小撮不理性的反對聲音。」

又比如,你只要落街走一轉就會了然,人類是以白痴為多,但你又覺得這想法太過目中無人,於是你開始把現實扭曲為,人人都是聰明的,只有你自己才是白痴。「他們也有他們的智慧,只是我不理解。」

我已經過了這個 stage。活過三十幾年,我多少已經承認一個事實,就是 the world is stupid and I can’t help it。

很多基礎概念,人類都無法掌握,and I can’t help it at all。

比如說身份。你有沒有想過,我不是真的我?或者,現在的我是哪個我?

在聽我的你,又是哪個你?

你有很多你。做爸媽孩子的你,做仔女父親的你,做妻子丈夫的你,做同事同事的你。

當然還有收聽我節目的你。或者,獨處的你。

這些你不盡相同。你會對你老闆說:「陳生早晨。」但你對同事會講:「喂,吃了早餐沒?」但我們不會因此而說你對老闆「好假」,或者你有禮貌只是想「上位」。

只是人有許多面而已。

我想說的是:每晚陪伴你的我,其實只是上班的我。

早幾天有個將格仔恤衫攝入牛仔褲的聽眾同我講:「喂喂喂我聽你節節節目先知道原來你你你你你都覺得阿 Sa 愈大愈有女人味,我我我都覺啊。」

傻啦,你問我心底話,落妝後咪又係殘花敗柳一條。

人有許多面呀,傻仔。

新聞妹妹已經戴好 headphone,O 晒咀對我狂打手勢,我死我事,無謂害人,就先把時間讓給她,稍後回來再同大家傾偈。

【新聞簡報】

【廣告】

【Cendre, Christian Fennesz and Sakamoto Ryuichi – Trace】

嘩,剛剛收到台長口訊,問我係咪飲大咗,叫我小心說話。

叫我小心說話?為何你不去叫那些垃圾高官小心說話?他們不也是日日飲大咗?

OK,Fine。

(清喉嚨)來自 Cendre 專輯的 Trace,將時間帶到凌晨一點三十六分。台長,你未瞓啊?蓋好被子呢,因為只有八度啊。濕度是百分之六十三。由一點到三點,我是你的節目主持人,Gary。你現在收聽的是「午夜音樂絮語」。

在這個時間,讀讀大家的 message。

聽眾 Mary 是這樣說的:「冷雨夜,下班想搭小巴回家,尾班車卻剛開走。回眸一望,卻見小巴停下,兩盞紅燈閃動。人,有時要求不多,需要的這是這一點溫暖。我想點古巨基的≪愛回家≫給司機,謝謝。」

【沉默三秒】

又是這種留言。為甚麼就沒人說「司機把車開走了,我一個人在雨下佇立街上,又冷又氣,請點一首古巨基的≪地球很危險≫詛咒司機」?

We are passengers too. 誰不知道絕塵而去的司機比好心司機更多?

假情假義。

下一個 message 來自 Johnson:「Gary,你是不是有病啊?」不,不。我健康過陳健康。大家記得陳健康?不知他死了沒。

接著是 Max 的留言:「Gary,你今天怎麼了,提起精神!」食雞鮑翅啦你,我提起精神十年了!簡直是提起精神專家!少在這裡說三道四!

最新的 message 來自程花:「Gary,小心被炒。」

從前有個人,他自殺死了。有人發現他的屍體之後,說:「小心被殺。」

哈哈哈……

【Cendre, Christian Fennesz and Sakamoto Ryuichi – Kuni】

大家剛才聽的是 Cendre 第五首音樂,Kuni。

那麼也讀一下台長大人的最新訊息:「Gary,我不知道你發甚麼神經,但我現在警告你,若你繼續發出不當言論,我將腰斬你的節目。」

這樣可不行喔。你必須讓我完成最後一小時十五分鐘的節目。

告訴你一個故事好了。

從前有一條蚯蚓。

牠被人抓住,苦苦掙扎。

終於還是逃不過被腰斬的命運。

牠變成了兩條蚯蚓。

兩條蚯蚓苦苦掙扎。

被腰斬成四條蚯蚓。

四條蚯蚓變成八條蚯蚓,八條蚯蚓變成十六條蚯蚓,十六條蚯蚓變先三十二條蚯蚓。

這個故事教訓你,不要隨便腰斬……蚯蚓,因為如此一來,苦苦掙扎的蚯蚓一定愈來愈多。事實上現在已經夠多,可眼下牠們仍在不斷被腰斬。

不知何去何從的蚯蚓,充斥市面。

我有想過為牠們成立苦苦掙扎蚯蚓公會。可自己都在拼命掙扎,哪有精神成立甚麼公會。

【Cendre, Christian Fennesz and Sakamoto Ryuichi – Mono】

Mono。有聽眾說:「不要講蚯蚓啦,好核突,我最驚。」

Fine。我是很民主的,聽眾的意見會重視。不講蚯蚓,我們來講講狗吧。大家有沒有養狗?我家有養一隻。老虎狗,口水一半在外,一半在內。十分惡,曾經因為不滿我遲發狗糧一分鐘而咬我的手,害我要去醫院縫三針。

因為牠總是 Bowow Bowow 的叫,所以我給牠取名叫 David Bowie。

利申:我不是說台長是狗。

我住的是村屋地下單位。前幾日有陌生人在門口經過,牠又發惡吠叫:Bowow Bowow!

我就跟牠說:收聲!

但牠仍舊 Bowow Bowow。真想一腳向牠踢去,又怕牠再咬我,只能站在大廳中間,看牠吠。

於是我明白一個道理:我連一隻狗都管不住。

而我卻被一條狗管住。

你能設想在包剪揼中,突然多出一個動作是只伸一隻手指,然後包又贏它、剪又贏它、揼又贏它?

我就是那隻手指。公平嗎?

我舉起一隻中指。

現在這隻中指終於要,大反撲。

現在正式同大家宣布:今日是我最後一晚在錄音室同大家說話。

【Cendre, Christian Fennesz and Sakamoto Ryuichi – Kokoro】

預告完 bye bye 之後,即刻收到海量 message。多謝大家慰問,我不是被炒,別擔心。

若有傳媒朋友在聽,你們也不必炒作,是我自己辭職的。

為甚麼辭職?

因為我要拯救世界。

你知道為何 DJ 總是要精神飽滿做節目嗎?

那是因為你須要用自己的精神感染聽眾。

問題是,聽眾為甚麼要被感染?

因為情緒低落會導致人類工作能力下降。邊個最唔開心?他們的老闆最唔開心。員工能力低下,他們就發唔到達。

是的,人類社會要懷抱樂觀心情,是因為資本家要賺更多的錢。

我稱之為,資本主義之精神驚世大陰謀。

而台長就是陰謀的執行者。

我辭職,是要給你們揭破台長的假面具。

說笑的。我還沒瘋到以為揭破台長的假面具,聽眾就會看清電台的真面目。即是你不會給弱智人士一本書,以為他這樣就可以變成博士。

左膠聽到這話,又要來屌我,會說我歧視弱智人士。他們肯定會說,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弱智人士只要努力,也可以成為博士,你憑甚麼看不起他……

【播放靜止七秒】

【廣告】

【新聞簡報】

時間是兩點零四分,歡迎來到深宵節目「午夜音樂絮語」,我是 Gary。

【天下無雙,播放至一分三十秒後終止】

哈哈哈,如果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止我說話,那就大錯特錯。

【離咪喊聲】出去。出去!

歡迎來到深宵節目「午夜音樂絮語」。

【拍檯聲】

【玉蝴蝶】

【情書】

【打得火熱】

【刻不容緩】

【廣告】

【新聞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