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反社會契約論

2015/7/7 — 22:43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反社會契約論)

今晚,我個 friend 特意約我在這店碰面,是為了給我一份合約。

本來我已經有一份合約,不過他給我這份是新的。新增了幾項條款。屈指一數,初次簽署其實已是三年前,但至今我依然為簽合約這件事情感到不可思議。有這樣的感覺,也是人之常情吧。除非我對世界的理解出了誤差,否則怎講這也難稱得上是正常人的習慣。

廣告

我曾經跟他這樣說。

當時他的回應是嘿嘿冷笑。「那麼,請問正常人又是甚麼呢?」他問。

廣告

我想我懂得他的意思。

三年間,這份合約一共添了七份附件。更新時期不定,修改內容的多寡也次次不一樣。那麼,這份新合約節錄如下:

一)甲方與乙方成為朋友。雙方履行作為朋友之義務,並享有作為朋友之權利(包括並限於下述條款);
二)甲方向乙方承諾,在乙方要求下,必須每月見面最少一次,每次不少於一小時。地點與時間安排由甲方指定;
三)乙方同意讓甲方每月要求見面不少於三次,每次見面不少於兩小時。地點亦由甲方指定;
四)甲乙雙方在 facebook 上成為「朋友」,於社交媒體(包括但不限於微訊、Twitter )連結或關注雙方;
五)甲乙雙方可在對方同意下,行使請吃飯或喝酒的權利。唯若一方不同意,另一方不得異議;
六)甲乙雙方須在對方生日前一個月內,與對方慶祝。慶祝內容經由雙方協商產生,唯時間最多一日;
七)甲乙雙方在對方同意下,可向對方介紹新朋友。唯若一方不同意,另一方不得異議。此外,如非突發情況,進行介紹前應在最少六個小時前通知;
八)甲乙雙方透過合理渠道包括電話、電郵、facebook 及 whatsapp 聯絡對方時,另一方須在 48 小時內回覆;
九)甲乙雙方之間不應有金錢利益關係。若無可避免,應另立「商業合作伙伴」契約,並以之取代此合同;
十)甲乙雙方對第三者談及彼此時,可以「朋友」身份介紹對方,亦可轉告第三者關於對方的資料。唯此條款不包括註明為「秘密」之內容;
十一)甲乙雙方應對其通過交流接觸得知,並被口頭或書面說明為「秘密」的內容,嚴格保密。未經對方同意,不得向第三方披露;
十二)本協議一式兩份,甲乙雙方各持壹份,具有同等效力;
十三)本協議自 2012 年 6 月 29 日開始生效,有效期為十年;
十四)協議期滿前一個月內,甲乙雙方應就是否繼續簽署進行協商。若無異議本協議自動順延至下期;
十五)本協議未盡事宜,雙方可另行協商並新增附件。附件經雙方認可簽字後,即為本協議之有效組成部份,與本協議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十六)如遇下列情況之一,本協議自動解除:

a)不可抗力如一方死亡;
b)其中一方觸犯香港法律;
c)雙方協商一致,且不構成對第三方的利益損害。

十七)雙方在履行本協議時如發生爭議,應盡量通過友好關係協商解決。如協商不成,任何一方均可提出終止合約。

甲方是我。乙方是我個 friend。

根據第(二)和第(三)條,我在這份合約得到的利益(是利益嗎?),要比我個 friend 大。根據他的說法,這是他「向朋友示好」的行動。

當然朋友要簽合約是奇怪的,不過公平點說,三年間我和他的相處,並無不愉快的部份。

今晚簽訂新附件時(關於其中一方戀愛的話,朋友見面次數應作下調的問題),我邊簽邊問:「其實真的有必要弄出一份合約嗎?」

他搖頭道:「合約不是我弄的,是社會弄的。」

我個 friend 停頓片刻,像是要我思考他的話。少頃,他繼續道:「社會本來就有合約,只是沒有明文規定而已。我不喜歡社會硬塞給我一份,所以我要自己再做。就是這麼一回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