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7/17 - 22:31

【故事】壓抑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壓抑)

我和陳暖先到這店,五分鐘後她便來。

她個子挺高,蓄一頭短髮,走路姿勢嫻熟優雅,大概是個大家閨秀。

廣告

打過招呼後,我問她想要喝甚麼,她看了下酒牌,問道:「有沒有蘋果汁?」

「有的。」酒保說。

然後她開始解釋自己與那個稱為區生──我們後來知道他叫做區文亮──的人的關係。

「我曾經很喜歡他,只是他不喜歡我。但怎麼說呢?我的意思是,他曾經拒絕過我,直截了當地。然而我還是認為,他是喜歡我的。雖然這樣說有點不知羞恥,但我想我可以確實感覺到他對我有男女之間的意思。」她說。

「他的一部份意識喜歡我,而另一部份,則拒絕了我。」

區文亮曾經這樣告訴她。「我讓思想戰勝了自己的身體。」他說。「事實上,不愛人真的沒甚麼大不了。不是說日本愈來愈多男生不願談戀愛嗎?我覺得這絕對是一件好事,或最少不是一件壞事。當然人會有性慾,這無法避免。但性慾可以用打飛機解決。當然人會想要擁抱,這也無法避免。但這可以抱攬枕解決。也有打飛機和抱攬枕都無法滿足的需求,比如說,情感的需求。」

「我可以用聽音樂來解決。」他說。

她沉浸在回憶之中。

「他就是這樣的人。」她長長嘆一口氣。「老實說即便他已經死了,我現在還是很喜歡他。」

陳暖抿起咀唇思考。一會後,發表她的初步結論:「看起來蠻壓抑的。」

但她搖了搖頭。

「甚麼叫做壓抑呢?人生在世,為別人做的選擇永遠多過為自己而做的。坐巴士時打噴嚏,你會掩口。這難道是為自己嗎?不過是為了不讓他人難受。聽音樂會時你連咳嗽都會尷尬,只因為怕打擾別人。跟朋友說話,如果他在哭你不會笑。這些難道都有錯?你知道的,他之所以有這種選擇,完全是為了別人。他為了不傷害別人而傷害自己,這是我喜歡他的原因。」

她好像意識到自己語調有點激動,便小聲說「不好意思」,又道:「如果妳稱之為壓抑,那我會覺得,壓抑也沒甚麼。或許人類正是因為會抑壓,才能稱之為人。獅子老虎不會壓抑。難道人人都要學獅子老虎嗎?」

「那妳覺得他是一個怎樣的人?」陳暖安靜地問。

「一個可憐的好人。」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