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好奇心

2015/7/14 — 23:29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好奇心)

其實根據過去我們對陳暖的認識,實在早已料到她不會對男鬼的事放棄。一直以來,相熟的朋友也好,僅有過一面之緣的人也罷,只要誰有煩惱,她總要過問。陳暖就是這種人。有人因此而很喜歡她,覺得她夠朋友,有人情味;有人則不以為然,覺得她太過博愛──非洲飢民這樣多,妳怎麼不去個個關心?人總不能關心全世界。但不能關心全世界還要去關心,那就是八卦,是多管閒事。事實上也曾經有過許多「被關心」的人,不僅一點不領情,反而會覺得她太煩。

「可是……我還是覺得,應該要關心一下他的。」陳暖口中的他,當然是男鬼。

廣告

神婆鍾反問,妳關心佢做乜?妳跟它很熟?跟它是老朋友?它於妳有恩?還是於妳有親?它連人都不是,只是鬼,而且是一隻麻煩鬼,有胎可以投它偏偏不投,那就由得它。關妳甚麼事?

陳暖默然。

廣告

「非洲這麼多飢民妳不去關心?」

「……我都關心,不過我關心不了這麼多,也不知道該怎麼關心。」陳暖無辜地道。「我只能關心我有能力關心的人。」

「是鬼。」神婆鍾糾正她。「OK,妳說妳有能力關心。那小姐,請問妳怎樣關心呢?」

「妳幫我跟他說話。」

「我何苦要幫妳去幫隻鬼?」神婆鍾冷笑。

陳暖一時說不出話來。於是神婆鐘便又道:「講到尾妳就是好奇。就好似人們睇八卦雜誌,好奇一些根本與己無關的事。鬼不是神,它一定不會對妳有利。倘若它對妳有害呢?我即刻打殘佢。但它既沒有利又沒有害,只是豎在那裡不動。不動就由得它。妳要管它幹甚麼呢?這不是八卦又是甚麼呢?」

「……我不是八卦呀!」

神婆鍾不住用指頭敲擊桌面。「所以我問妳,不是八卦,那是甚麼?更何況,妳也聽它說了。它不想跟人發生聯繫。你何不由得它自生自滅?它真的想給妳管嗎?」

這麼一逼,竟把陳暖逼哭了。神婆鍾見狀,即刻收聲。我和她,你眼望我眼,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只是覺得,如果我身邊有個人好寂寞,最少我可以想想,怎樣幫助他……」

「唉好啦,幫啦幫啦,唔好喊啦!」神婆鍾趨前去把她抱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