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7/15 - 23:07

【故事】尊重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尊重)

我們三人在神婆鍾的家。神婆鍾的家一點也不神婆,橫看豎看都與一般中產私樓無異。她引領我和陳暖在客廳沙發坐下,給我們倒了一人一杯蘋果汁。

她自己也倒了一杯。

廣告

「那麼,開始吧。」她說。然後,沉默了大約三秒,便又道:「他說,妳好,找我幹甚麼。」

原來通靈就是這麼一回事。沒有蠟燭、沒有昏暗的布幕、沒有蠍子沒有毒蛇,一切都是我看得電影太多。

大概因為是初次見面,陳暖想在臉上掛一個客氣的微笑。但她隨即發現自己不知道該面向哪裡才好,只好問神婆鍾:「他在哪?」

「那邊坐著。」神婆鍾指向沙發的另一端,就在我身旁。

於是陳暖便向那裡──的空氣──微笑道:「你好,我是陳暖。你叫甚麼名字?」

神婆鍾又頓了一下,說:「他說他姓區。」

「喔……區生。」

一股名符其實的 dead air 凝固在客廳中央。神婆鍾見陳暖沒反應,便向她揚眉。

「其實我找你沒甚麼事。我只是想說,因為你除了神婆鍾以外,就只能和我交流,所以,當你在任何時候覺得寂寞,你可以找我。」

「他說,多謝妳,但他不會覺得寂寞。」

「那好吧……」陳暖再度語塞。許久後她才有點沒話找話說地道:「我沒有說你一定要找我。我只是說,如果你寂寞,可以找我而已。不寂寞當然不必。」

「他說,可能你會覺得跟一隻鬼交流很有意思,畢竟這是難得一遇的事,但是……他說他不會覺得跟人相處很有趣,因為他已經跟太多人相處過。」

陳暖倒吸一口氣:「你說話從來都是用這種方式的?」

「他說,不是,只是因為死去,他就有了選擇如此說話的自由。」

「你不會覺得,這樣對我很不尊重?」

神婆鍾一時沒有回話,只看看陳暖,又看看那團空氣,咀角歪起詭異的笑。

「他說,妳也大可以不必尊重他。談話最好在這裡結束。」說完,神婆鍾得戚地笑了一下。

「等等。」陳暖卻不放棄。「我不知道你經歷過甚麼,也無意過問。如果你不想說,那不說就好。我想向你傳達的,依然只有這句話:如果你寂寞,你隨時可以找我。」

「……他說,好呀,但請注意,這並不表示,他會報答你甚麼。」

陳暖歎氣。「其實你真的不必這樣說。我從來沒要求過你些甚麼。」

「他說,妳剛剛才要求過他尊重妳。」

陳暖的客氣微笑已不知在何時消失。「我不想再跟你說話了。」

「他說,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