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期間限定

2015/9/4 — 23:20

PROTomo@flickr

[email protected]

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

好像是從村上春樹推出那本關於跑步的書開始,香港就有了一輪跑步熱潮。

所謂熱潮,就是有會退卻的含義。因此毫無懸念,許多在那段日子拾起這興趣的人,跑不到十次八次便放棄。也沒甚麼,這跟 KFC 推出軍艦雞是同一回事,凡是期間限定的都總有完結一天。Pizza 雞來了又去,軍艦雞來了也去,唯獨巴辣脆雞和原味雞留下。我個 friend 就是這種老不死的跑步愛好者。

廣告

他跑步永遠是從屯門西鐵站開始,沿河道一直跑到蝴蝶灣再回頭,全程約七點五公里。沿河道跑有許多好處:道路筆直乾淨,景色漂亮,燈位少,遠離車路,也不用吸入那麼多廢氣。我個 friend 星期一至五公司事忙,只能在星期六跑。但他每個星期六都跑,畢竟已經過了星期五會和朋友蒲吧的年紀。朋友都結婚了。

7 點整出發, 8 點半跑完回家。

廣告

三年前的一個周六,當我個 friend 跑到第 3 公里(他配備的 Nike+ 有顯示)的時候,他遭遇到一個難題:跑道因工封閉。

因為那是一條筆直的跑道,他遠遠就看到那一組攔路的黃白色鐵馬。

「呃,修路。」他想。「怎辦好呢?」但仍然保持步速。他發現在當下處身的位置和鐵馬之間,一共有三個路口。他從來沒有跑過河道以外的地方,也不知道這些岔口會通向哪裡。

然而他若要保持步調──節奏是一旦破壞就需要花許多時間重新調整的事──那就只能在有限的時間內作出選擇。為作出最適當選擇,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觀察。假設三個岔口分別稱為 A、B 和 C,他很快就認定 A 路不可行。因為路口豎立了一個路牌,寫明通往翠寧花園。他從前常去翠寧花園。那是他前度女友住的地方。環境不錯,但肯定不是適合長跑的地方。他們以前常一起跑步,但分手後已有三年沒聯絡。不知最近她怎麼樣呢?

那麼只剩下 B 和 C 兩個選擇。

但他要選哪個?

觀察已無法再提供更多資訊,而腳步還在移動。時限逼近,他只能無奈減速。步調已經打亂,他對此心生不悅。可是修路是許多無法控制的事情之一,他也無可奈何。問題是即便放慢腳步也無補於事。他只好求助自身的另一處:大腦。他嘗試在腦海打印出屯門地圖,加入「你在此」的紅點,然後推測在岔口 A 或 B 轉彎有何分別。他很快就發現這是失敗的嘗試,因為 A 與 B 距離太接近,對於它們分別通往哪裡,根本無法作出合理估算。

鐘聲響起,夠鐘。而他還在猶豫。他只好停步。站在三岔口前,他問自己:該選哪條路才對呢?B 的路面看來較平整,或許選 B 較好。但 C 的道路兩旁樹多,空氣較清新。乾脆選 C 算了,可是 B 似乎才是一條正常跑道,C 則像誰人自行開僻的小徑,說不定其實是掘頭路?

他就站在那裡躊躇。

他們的婚禮上沒有播放老套乏味的童年片段,卻以電影方式拍出了他們重遇的這一幕往事。我想起最近讀到一篇文章,講婚禮播放童年片段,無非是想證明一件事:They are meant to be together。酒樓的那味燒鴿挺好吃。我邊吃邊想 meant to be together 是怎麼一回事。不過話說回來,較之於燒鴿,我還是更喜歡 KFC。但其實自從蘑菇桶飯推出之後,我最喜歡的 KFC 食物已不再是炸雞而是蘑菇桶飯。蘑菇桶飯雖然也是「期間限定」,但因為大受歡迎(又飽肚又好味),似乎沒有退潮的端倪。說不定某日,在食客不知不覺間,KFC 會悄悄把「期間限定」這四個字自蘑菇桶飯卸下,唯獨蘑菇桶飯長留。假若真是這樣,那 KFC 值得讓我幫襯的理由,便又多了一個。生存的意義,似乎也就多了那麼一點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