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每個追夢者都是一個仆街

2015/7/2 — 23:26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每個追夢者都是一個仆街)

中環某甲級商廈三十五樓一個寫字樓。

我個 friend 的老闆把他叫入房,向他遞出一個信封,神色凝重。

廣告

竟然是我!他想。無奈伸手接過,僵直在那裡。老闆見他沒反應,便道:「你打開來睇睇先。」他只能遵命。一看,裡面卻不是炒魷信,而是一份文件,上面寫道:「XXX 集團開拓洛杉磯業務計劃」。

「計劃還處於最初步階段。」老闆直視他雙眼。「接下來由你去 finalize。一年後你將會是 head of LA Branch。」

廣告

我個 friend 驚呆得久久不能言語。

他記得三年前入職時,老闆曾問過他有甚麼夢想。他說他想去外地做開荒牛,開 branch 打天下。這句話他只講過一次,沒想到老闆竟然記在心上,還在三年後給他這一個實現機會。

當然我個 friend 並不天真。他知道做開荒牛不是易事。他人緣好,在香港朋友很多。在美國則沒有一個。人生路不熟。然而他不怕,為了夢想,這種擔憂根本是毋足掛齒的。

不到半年前,他終於一口氣傾倒那筆儲了六年的首期,買來一個很不錯的房子。本來盤算有了樓就安居樂業,想不到卻要移居他方。當然可以把房子又賣掉。可是想在短時間內甩手,亦非易事。可是這也是沒關係的,為了夢想,就算要放棄層樓, 他也臉不改容。

他也知道,放棄了,豁然一身去了,也未必會開荒成功。如今美國經濟疲弱得有如一隻垂死的螞蟻,在那裡開拓新業務,搶市場,壓力會很大。可這也沒所謂,為了夢想,他很願意捨棄安穩生活去闖一闖。

他幾乎就要 say yes。

只是他想起自己的老婆。老婆在一家社會福利機構工作,職位不低。假若她跟他一道去美國,大概只能放棄事業。

他還有一個兒子,讀中四,夢想是中學畢業後去中大讀中文,將來要做中文老師。我個 friend 想,假若跟他說要移民洛杉磯,大概會讓他極度失落吧。

紛紜的思緒在他腦海打轉。

「So will you take the offer?」老闆問。

我個 friend 猶豫了。

老闆有點氣。這可是一個特意安排給他的機會,而他竟然不領情!他嘲諷:「我不知道你的夢想原來那麼廉價。你到底在猶豫些甚麼呢?」

不是這樣的。為了夢想,他可以付出一切,犧牲一切。只是他不可以要求別人為他的夢想付出和犧牲,特別是當這些人是你至愛的人。當然他可以選擇自己去闖,讓老婆和孩子留在香港,但難道這不也是在要求他們付出自己的老公和父親嗎?為甚麼為了實現他自己的夢,這兩個人要失去他們的至親呢?

如是他想,或許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每個追夢的決定,總是背負著了許多為你付出和犧牲的人。無論他們是心甘情願也好,不情不願也罷,作為事實,你都是那個享受他們付出的得益者。你讓他人犧牲去成全自己。你是一個仆街。

他的老婆有過夢。夢想是去非洲做義工。她曾經有過這樣的機會,但為了家庭,她放棄了。

他的孩子最想做的,其實不是中文老師,而是足球員。但他心知父母對他期望很大,而他不願背棄至親。他也放棄了。

人的關係網是如此奇特,它們竟然是由一系列連鎖式放棄所構成,我個 friend 想。

「我想我不能去了。」我個 friend 對他老闆搖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