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無法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

2015/6/19 — 22:29

flickr: halfrain

flickr: halfrain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無法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

等到自己冷靜下來後,我個 friend 開始問自己,為甚麼他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失控?感覺就像是,辛辛苦苦花精力建造了一座宏偉的積木城堡。一直以來在這城堡裡面也是生活得愜意的。然而忽然有誰用了某種超越他想像的方法,巧妙地在底層找到了一塊關鍵的、支撐著整座城堡的積木。然後,偷偷移走──「蓬」一聲,瞬間城堡便坍塌如山倒。

為甚麼,不過是一個音樂盒,竟讓他淚流不止呢?

廣告

音樂盒叮叮噹噹地響著。他叫不出旋律的名字,但覺它在講述一個關於記憶的故事。這個故事可能講述一對男女,他和她,人生軌跡曾經在某個時空交錯。他們過了一段快樂的日子。然後交錯點在某處結束,他們各散東西,他有他的生活,她有她的忙碌。他們忘記了共同的背後,努力面前,向著他們各自的標竿直跑。

然後,某一個夜,他和她竟又同時想起對方來了。那些軌跡交錯的日子又再一幕一幕浮現在他們的眼前。他們曾經墮入愛河……只是曾經手牽手的對象,無論如何努力,都已遍尋不獲。

廣告

他想她了。我個 friend 發現自己原來從來沒有忘記過她。她,連同一切他為了努力面前而不得不忘記的背後的人和事,原來從來沒有消失過。舊事猶在,只不過變成了老照片,被收埋在床底下,等待著許多年後的某一天,在你搬家的時候,或者聽到音樂盒叮噹噹噹的一刻,重新出現在你的眼前。

他明白了一件事。所謂「過去」從來不曾真正過去,而只是作為此時此刻的一部份存在。「過去」是「現在」的一部份。因此所謂「忘記」,也就不可能是真正的忘記,而不過是把此時此刻的自己切割開來而已。

說著,他在盤子裡抽出一粒扁豆,一分為二,然後把其中一半分成細碎細碎的小塊,再用手把它們全部掃走。

「所以我發現,為了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我做了的事原來不是忘記背後。」他注視著眼前那塊只剩下一半的扁豆。「我只是把自己粉碎了而已。」

我緩緩說:「如果音樂盒告訴了你這個。那或許它就是一項警告,告戒你以不斷粉碎自己的方式生活,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

他低頭沉默有頃,然後看著我,卻忽然笑了:「也沒有甚麼危險不危險的啦,那不過是一種生活方式而已。與海豚頂汽球或者大笨象單腳站是同一回事。它們都是一種生活方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