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7/16 - 22:38

【故事】第三千六百五十次陪妳哭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第三千六百五十次陪妳哭)

她第三千六百五十一次流淚的時候,他沒有再跟著哭了。或者說,他哭不出來了。至此,一個承諾終被打破。一段感情,正式告終。

第一次她哭,他心如刀割。他對她承諾,今後他不會再讓她流淚。她便破涕為笑,說:我要哭,你哪裡管得著!他於是立即改口,說最少我可以陪妳哭。說完便真淌下淚來。他對她是認真的。他們的心之間彷佛有一條看不見的光纖,在光速裡面傳遞著複雜又微妙的情感信號。她快樂,他便快樂。她傷心,他便傷心。她流淚,他,便總也流起淚來。

廣告

她經常流淚。

這是他最後一次看她流淚。

「你怎麽了?」她問。

「我......流不出淚來。」

「為甚麼?」

「我不知道。」

「你一直能流出淚來。」

「我也不大清楚。」他抿起嘴唇搔著頭道。「但今次就是流不出來。」

「怎麼可以這樣?你答應過我的。」

她說得沒錯。他確實是答應過她的。由此他內心橫生起一團巨大的自責感。他為什麼不可以好像過去那樣,繼續流淚呢?他懷著愧疚的心情注視眼前的她。而她哭得更傷心了。比過去三千六百五十次都還要傷心。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的,他想。

他愧疚,但他已不再悲傷。

另一種感覺在他內心浮現。他拒絕承認這種感覺。真可怕!他竟然覺得她抵死。他能夠這樣想嗎?面對曾經愛過的人──不,他敢說他現在還愛著──你竟敢對她說,嘿,妳抵死,妳自作自受。

難道這不是很恐怖嗎?

看著哭成淚人的她,他覺得自己是個魔王。

但她說要分開時,他也沒傷感。一點也沒有。他也討厭自己沒傷感。怎可能不傷感?他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冷酷無情的魔王。

如是他想,怎樣才可以不變成魔王。如果眼淚無法控制,那就控制可以控制的。

區文亮自此再也沒戀愛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