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自然作為系統

2015/7/3 — 22:30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自然作為系統)

儘管你很難定論這叫做「好」還是「不好」,或者根本無法定論也未可知,不過事實就是我個 friend 總是以「地球」作為他考慮生活的主體。也就是說,他決定是否做一件事、是否遵從某種生活模式,並不是看自己的得益或損失如何,而是看整個「地球」的得益或損失如何。

我想這最少是值得尊敬的一件事。

廣告

他曾經做金融業,努力賺錢,想讓家人活得更好。他是這樣想的:假如自己的存在令世界多一個人開心,那也可以說是對得住這個世界了吧。後來他不做金融,是因為他迷惑了:他賺雖然一分一毫都是天經地義的血汗錢,但為此他又剝削了多少人呢?幾多童工日以繼夜工作、幾多農人入不敷支、幾多打工仔超時無補水,才讓他可以撈到金融業的油水?或許搞金融不是我該做的事,他想。

他曾經搞過社運,爭取過民主。因為他覺得,如果地球能夠多一份民主,那大概也會幫助到那些被剝削的人。後來之所以沒再搞,是因為他又迷惑了:他如何能證明,爭取民主一定會為地球帶來好處呢?為了爭取民主而犧牲的資源──(他作為地球一個人的)時間、金錢,還有那些,一張又一張的傳單,塑膠 banner……民主的理想國,他還沒看到條毛;但地球已率先為此付出沉重代價。或許社運不是我該做的事,他想。

廣告

他曾經轉而投身環保。假若他付出的努力,可以讓人類少坎一顆樹,少食碗魚翅,那應該是確實對地球有好處吧。後來他退下崗位,是因為他依然感到迷惑:他意識到,推動環保其實得花不少錢。可這些錢真的值得花在環保之上嗎?為甚麼他推動的必須要是環保而不是醫療?不是推動教育?不是推動兩性平權?或許環保不是我該做的事,他想。

如今我個 friend 是一個農人,搞自然農法。「唯一對地球有好無壞的生活方式,就是順應地球的方式而生活。」他說。他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農耕時不用化學品,日常生活也少用電。春天隨它潮濕,夏天隨它炎熱,秋天隨它清涼,冬天隨它寒冷。他隨四時而活。這樣對地球會有甚麼壞處嗎?他到現在還沒有想到。

儘管你很難定論這叫做「好」還是「不好」,或者根本無法定論也未可知,但我想這最少還是值得尊敬的一件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