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要有自己一套

2015/8/25 — 23:51

圖片來源:aubergene flickr

圖片來源:aubergene flickr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

我個 friend 聽了某歌手的歌,深受感動,覺得應該要如她所說那樣,做自己。

可是,該怎樣才能「做自己」呢?他意識到自己從來不是自己,因為自出娘胎以來,事無大小,都受盡社會制肘。幼稚園是阿媽揀的,小學也是阿媽揀的,中學是派位的,大學選科以為是自己話事,選 BBA,事後回想,卻了然其實是因為潮流興所以才讀商。自己從來不想讀甚麼 BBA。

廣告

社會束縛,無處不在。要「做自己」,首先必須徹底擺脫社會束縛。我個 friend 想。

那麼該從那裡開始呢?首先他發現,facebook 的影響最大。他有太多太多想法,太多太多的意志受 facebook 影響。facebook 讓他關注甚麼,他就關注甚麼。facebook 沒有顯示的,他就不知道。

廣告

難道他就不可以擁有自己思維嗎?於是他決定關掉帳戶。

當然 whatsapp、Line 甚麼的也一概關掉。但這還不夠,他的朋友還是可以透過電話找他。本來朋友找他沒甚麼不好,但他發現,朋友總是對各種事情提意見,有時還提得非常隱晦,讓人猝不及防,已受影響。比如說,他們稱呼熱血公民為熱狗,叫梁振英做狼振英,就連提起立場新聞時也不忘補上一句:「垃圾個垃呀」。我個 friend 不知道他們是有心還是無意,他感到的只有一陣厭惡。他只希望自己被外界左右。他要有自己一套。

他斷絕了和朋友的聯絡。當然家人、同事甚麼的也一併 bye bye。現在他成了一個沒有家、沒有工作、沒有朋友的孤獨青年。對此他感到安心。今後的一切想法,都是自己的想法了。誰也不能再左右他。

可是安心的感覺,直至落街食飯一刻結束。當我個 friend 看到呼嘯而過的巴士上畫著車身廣告;路人甲乙丙的 T 恤上寫著文字和符號;人們說的每一句話,傳入我個 friend 的耳朵......他發現,這些都是價值觀的散播,一如看不見的病毒。就連一個握手,都是符號的暗示:為甚麼人們相見要握手?還不是社會說的!怎麼人人都明示暗示他要跟隨社會要求辦事!他嚇呆了,連忙回頭拔足,飛奔返家,鎖好門窗,捂住耳朵,直至再小的風聲也進不了他的耳道為止。

這下他才終於鬆一口氣。

好了,終於可以做自己。他想。

那麼現在要幹甚麼好呢?沒有社會束縛的我,該幹些甚麼呢?

一想到這裡,突然一股終極的冷流吹入他的身體,讓他大打寒噤。

剛才我說了「沒有社會束縛的我!」他想。

「我」和「沒有社會束縛的我」是兩回事。前者是純正的我,後者卻背負著「沒有社會」的背景。而我個 friend 隨即發現,他永遠也無法達到「我」的境界。我的獨立思想原來不是獨立思想,而是「沒有社會束縛」的獨立思想!社會仍然以「沒有」的方式存在,影響著我!我不是真正的我,只是沒有社會的我!那麼我又在哪裡呢?我到底要如何擺脫「沒有社會」的夢魘呢?

一瞬間他崩潰了,先是跪下,然後軟扒在地。

為甚麼?為甚麼我不能夠擺脫社會束縛?

如是他發現,方法只剩下一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