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論人腦與電腦之辨

2015/9/11 — 23:31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我個 friend 是電腦狂熱份子,每次跟他聊天,總會談及電腦話題。當然所謂「談」,其實只是他講,我聽。我的電腦知識無論如何也不夠回咀。

不過最近他談電腦談得愈來愈少了。這樣說或許不太正確,因為他關心的,依然和電腦有關,只是──怎麼說呢,有點 off track。

「人類很聰明,但人類又很笨。笨在哪裡?你想想,明明世界上最先進的 CPU 已經隨處可見,垂手可得,人類卻還花功夫研究如何用金屬線和矽拼貼個低階版本。不是很笨不是很無聊?」

廣告

因此他最近發起了一個名為 BaC (Brain as Computer) 的研究計劃。計劃目標顧名思義:把人腦變成電腦。

我不肯定自己是否能準確理解他的構思。無論如何,姑且讓我嘗試記錄一下:

廣告

簡單來說,BaC 計劃建基於一個事實,即人腦的運算能力比電腦高出太多。除非出現大突破,否則未來十年、二十年、半個世紀,甚至百年以內,我們也不可能製造出超越人腦的電腦。對我個 friend 而言,當世界上已經有超過七十億部超高級運算儀器在時刻運轉,我們還去花精神研究所謂「電腦」,無疑是愚蠢的。

BaC 計劃就在這樣的理解下誕生:透過接駁線路,把人腦與外部 I/O (Input/Output)系統連接起來,本來用於處理五官感覺及個人思考的人腦,就可以改裝為用於處理指定程式。BaC 計劃,讓人類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獲得等同數百部國防用超級電腦的精密系統。它讓人類科技發展瞬間飛躍數十年以至數個世紀。

我個 friend 是這樣說的。我關心的問題是,變成了電腦的人還有意識嗎?

他說,要解答這個問題,必須先了解意識如何構成。簡單來說,意識是三項條件綜合而成的結果:

一,感官裝置;
二,高階運算元件;
三,封閉迴路。

感官裝置就是「五官」,諸如攝影鏡頭、咪高峰、紅外線感應器等,這很好理解。高階運算元件就是足以媲美人腦的 CPU,這也不難明白。但這兩者加起來還不足夠,要再配合「封閉迴路」才能產生「意識」。

所謂「封閉迴路」就是讓電腦以循環形式進行運算。與「封閉迴路」相反的,是一般電腦採用的「線性迴路」,其邏輯是「輸入->運算->輸出」。比如你給它 1+1,它就給你 2。至於是誰在輸入、1 指的是蘋果、是橙,還是核彈,輸出的結果用來吃飯還是殺人,電腦不會過問。它只是計算。

而「封閉迴路」則不同。它採用環型計算邏輯:「輸入->運算->輸出->輸入->運算->輸出」如此循環不止。一切輸出結果均自動成為下次輸入資料,連同它透過感官元件接收的外部訊息,聯合起來進行再次運算,進而得出下一個運算結果。這個結果再成為第三次運算的材料,如此類推。

為了更清楚解釋「封閉迴路」與「意識」的關係,我個 friend 突然向我胸口打了一鎚。我問他「幹甚麼」。他說,假若我的腦袋採用「線性迴路」,我不會問這個問題。我只會接收到皮膚傳達的「痛」,和眼睛傳達的「被打」,然後得出「我被打得很痛」的結論。如果我有一個 mon,我會在 mon 上輸出「我被打得很痛」六個字,但接下來就沒有了,我得依靠操作我的人類,向我發出下個指令,如「反擊」、「逃跑」之類。

但正正因為我是「封閉迴路」,當我得出「我被打得很痛」的輸出後,這個輸出會轉而成為輸入,讓我自動運算「我被打得很痛」的含義。作為結果,我衍生出「幹甚麼」的提問。這就是人類所謂的「意識」。我個 friend 說,人類一直以來沒明白這套觀念,把「意識」解讀為靈魂或者甚麼人禽之辨,其實都是神秘化了。

一切都是計算而已,他說。

因此「變成了電腦的人還有意識嗎」這個問題,其實不必問。換了計算方法,結果自然不一樣。那就好像你給計算機輸入 1+1,它給你一個 2;那麼你輸入 1+2,它當然給你 3。當計算機給你 3 的時候,你不會反問計算機「那麼 2 還存在嗎」。

這沒有意義,他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