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農村生活體驗

2015/6/17 — 22:30

網路圖片

網路圖片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農村生活體驗)

如今我個 friend 已是一家銀行的高級經理,但在許多年前,在他還可以稱為「年輕人」的時候,他曾經去過一條農村做生活體驗。他還記得到步那夜,下著暴雨,空氣以 101% 的濕度浸滿他的身體。他一個人站在火車站,等候前來接他的農家婦人。

火車站是簡陋的,雨水打在破敗腐朽的木板上,傳來一陣霉爛的味道。

廣告

天氣很冷,無事可做。

我個 friend 想起了香港的火車站,特別是大站如旺角、九龍塘、紅磡……他一直以為,火車站就該這樣。但原來農村的火車站不是,它是這個模樣的!我個 friend 恍然大悟。當頭棒喝後,他的思緒倏地改變了,他開始懷著好奇的心情,去觀察這個火車站的每分每寸。角落有蜘蛛網,這是香港沒有的。車站名的招牌從中間破裂成兩半,這是香港不會發生的。車站照明只有一盞電燈泡,這是香港永遠無法想像的……

廣告

真有趣!刷的一響,他的好奇照亮了整個車站。於是車站也忽然像點燃了火苗,不那麼冰冷了。

大約半個小時後,農家婦人終於駕著一架破車前來,把他接往住處。一天一夜的奔波後,我個 friend 實在累了。澡也不願洗,到頭便睡。可是他又如何能睡得著呢?床褥比石頭還硬。他乾脆一番身,睡在被子上面,好讓自己躺得柔軟些。但不到五分鐘後,他又覺得冷了。只得把被子重新蓋上。如是周而復始,腰骨又酸,四肢又冷。睡不著。

他不禁想到自己在香港的家,高床暖枕。他懷念那個記得他頭顱形狀的記憶枕頭!如是他想,農村生活果然和城市不一樣。原來在農村睡覺是這麼回事。這麼著,他的好奇心又開始燃燒起來。他開始嘗試以一個旅行者的角度,感受床舖的硬度。

其實挺有趣的,他如此告訴自己。我必須記住這種感覺才行。因為這就是我此行的意義。

這麼著,硬床舖竟也好似不那麼難受了。

他在農村體驗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對此我個 friend 並不覺得辛苦,因為對他來說,在農田幹活就好像郊遊那樣快活。間中親親大自然,不僅不累,還可以令身體更健康更精神。

只是讓他覺得最辛苦的是,晚上回家沒有熱水沖澡!只因那確實是一條很老的農村,連熱水也要燒柴來開,而且一次只能開很少。用完就沒了。這是讓我個 friend 覺得最最最難受的部份。從小到大他都習慣洗乾淨身體才睡。而在這裡,熱水太少,冷水又太冷,他該怎麼洗呢?只得硬著頭皮,要不草草洗完,要不洗冷水,哪個選擇都不舒服。

想到香港那個設備齊全,可以用電子按鈕調水溫的浴室,我個 friend 簡直要掉下淚來。

可這就是農村生活體驗呀,他想。又有幾個香港人曾經有過燒柴洗澡的體驗?想到這裡,他看這個農村浴室的視角就 180 度轉變了。當然,水還是冷的,任他的血如何溫熱,也無法讓冷水升溫。可是他嘗試感受這種冷。原來農村人洗澡就是這種冷,他要好好記住。他相信,這種體驗將會在他的農村生活之旅過後,成為人生養份。

一夜,我個 friend 與農家婦人一家吃飯。

婦人有兩個兒子,三個女兒。我個 friend 見了,心想:「生這麼多孩子,根本養不了,難怪要捱窮。」席間他們談到了未來。我個 friend 對他們說,他回港後想做農村支援發展工作,所以現在要來這裡體驗生活。然後他問小孩,你們呢,你們對前途有甚麼打算?五個孩子中三個年紀太少,還不懂回答。二哥說,要跟爸爸去種田,種好多田。大哥則道,他沒有想過這種事。

「果然,這種想法怎會出人頭地,想向上流動也難。」我個 friend 自忖。他推算這也是城鄉差異的一種。這是心態上的差異。他盤算著,有朝一日,自己也要為農村人尋找屬於他們的夢。因為,人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呢?

離開的那一天終於來了。分別時,農村婦人微笑向他問:「所以,你了解我們農村生活了嗎?」

「我想我是比較了解的。」他自豪地道。畢竟他有過許多體驗。

婦人不置可否,仍保持微笑,又繼續問:「那麼你對我們的生活,有甚麼感覺呢?」

「很辛苦......」他語調帶著同情。

婦人呵呵地笑起來,笑得很開心:「可是,我一點都不覺得辛苦喔。」

看見她如此快樂,我個 friend 倒困惑了。他無法理解,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為何還能如此快樂?回程的時候他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只是苦無答案。甚至連自身也動搖起來:農村農村,我真的理解嗎?我識條鐵咩?

但是在火車抵達香港那一刻,他想到了一個答案:他在農村人的特質列表上再加上「樂天知命」四個字。加完之後,他就釋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