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邪教

2015/9/8 — 22:22

sanna.tugendq@flickr

[email protected]

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

要不是我個 friend,我還不知道香港原來有個叫做「蓬萊教」的宗教。怎麼說呢,可能是受了「奧姆真理教」事件影響,每當聽到從未聽說過的宗教,首先浮現在腦海的「邪教」兩個字。

當然這是偏見。至於蓬萊教是否真的「邪教」?

廣告

細心觀察我個 friend 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我無法尋到邪教教徒的蛛絲馬跡。怎麼看他都和普通人沒有兩樣。

「你和普通人沒有兩樣。」我說。

廣告

「是嘛。」他呵呵笑道。「心態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法?」

「我既存在又不存在。」

彷彿全世界的教徒都喜歡講這種故弄玄虛的話。難怪有人說宗教殊途同歸。這種時候,我總是默不作聲。如此一來,對方就會按捺不住,把話繼續講下去。

但等了將近十分鐘,他仍沒有繼續講下去。

竟然是我先忍不住。「甚麼意思?」

「你有喜怒哀樂,有靈魂有意志。」他便又開口。彷彿對話沒有停頓過。「但我沒有。或者說,我有,但我的意志連繫到一個更高層次的個體。這個個體由許多蓬萊教弟兄的意志共同組成。」

「換句話說,蓬萊教教徒不是具獨立意志的個體,而是分享著共有意志的存在。我存在,因為我就在這裡;但我又不存在,因為我的意識在另一個看不見的地方。」

我想到加入共產黨或者某種共享經濟社群。但我不明白,何以這會是更高層次的世界。

「因為人類古來今來都在追求意識共享呀。人世間的許多鬥爭,本來就源於個體與個體之間的誤解、仇恨、恐懼。當意識劃一了,誤解、仇恨、恐懼也就不再存在。因此蓬萊教徒之間從來沒有這些負面的人際關係。比如說,基督宗教會有十誡,告誡人不要這樣不要那樣……人們不會犯惡,只是因為他們害怕被懲罰。但我們不是,我們不需要十誡,因為蓬萊教徒根本不會對教徒犯惡。」

他開始唱起來:

Imagine no possessions

I wonder if you can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A brotherhood of man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John Lennon 都識唱啦。」他說。

可 John Lennon 不是唱 and no religion too?我想。

「那麼你不叫『蓬萊教』做宗教也無所謂。事實上叫它甚麼都無所謂。或者更正確的說法是:這是人類更高層次的精神狀態。」

我還是覺得不妥。

「你確定放棄自我意識是一件好事?」我擔心地問。

「怎會不是一件好事?」

「比如說,你不會覺得須要為自己的意識負責?」

「那是因為你從你的意識去考慮責任問題。」他不置可否。「我從集體意識去考慮,自然而然會覺得放棄自我意識,才是真正的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