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7/23 - 23:57

【故事】關係

圖:JULIAN MASON flickr 圖片

圖:JULIAN MASON flickr 圖片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自由)

今晚我們暫時抽身,看看區文亮到底在想參麼。

人生而自由,但人際關係作為一種不成文契約,限制了這種自由。為甚麼人際關係是不成文契約呢?因為當人與人之間建立某種特定關係(情人、朋友、親人,之類),即等於雙方同意負上這種關係所附帶的權利與義務。比如說,情人應該要定期見面和容許身體接觸,朋友應該要兩脇插刀,師生應該互相尊重,諸如此類。以情人為例,一旦兩個人成為了情人,他們即等於同意自己的手被對方牽著。所以,當一方伸手去牽另一方的手,而對方 no reason given 一把甩開,即會被視為「不合理」。簡而言之,他們已放棄了不讓自己的手被牽的自由。

廣告

而這種不成文契約的一大特色,就是其條款因人而異。你對情人的定義,與我對情人的定義,必然存在落差。例如男方可能會覺得,情人應該是等於可以做愛的,但見面吃飯,一周一次就 OK;女方本身則不同意婚前性行為,卻認定情人應該一周見面最少兩次。由此可見雙方雖然簽的是同一份契約(情人),但這份契約的條款並不一樣。諸多不滿與失望,由此而生。人與人之間的貪嗔癡恨,亦多源於此。

為了消除這種契約上的矛盾,區文亮構思出兩個方法:其一是自行另撰一份白紙黑字的規定,取代世俗上的不成文契約。這一點我們已經在「反社會契約論」中討論過了。不過區文亮認為,「反社會契約論」其實只是故事,無法付諸實踐,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構想是不設實際的。只消抬頭看看現實世界就知道:誰也不會傻到為人際關係設立契約。

為甚麼呢?世界諸般現象,總有它的原因:不成文契約也有它的好處。因為它不成文,所以條款因人而異;因為條款因人而異,所以它為簽訂者,帶來了免責保障。

也就是說,既然沒有契約不設明文條款,毀約這件事,也就永遠不會發生。

兩個名為「情人」的契約簽訂者,本來每周見面兩次。後來男方感情轉淡,開始變得愛理不理。見面次數減少至一周一次,兩周一次,一個月一次。於是女方按自己的「情人」條款,指責對方毀約。然而男方呢?他可以同時以自身的「情人」契約說明,自己根本沒有毀甚麼約,甚至還可以反過來駁斥,因為女方橫蠻無理,或不夠溫柔賢淑,才會使這段關係惡化......他應該多謝不成文契約。因為正是這種特性,讓他可以在情人責任這個問題上,進行模糊處理。

說起來世上只有一種人際關係契約是有明文條款的,那就是婚姻。雖然這種條款某程度上也只是做做樣而已:儘管你答應對方無論順境逆境、富有貧窮、健康疾病,都永遠愛他/她,不過,就算你不那樣做,婚姻關係也不會因此而消失喔。

總之,為了讓自己有免責的空間──這種空間其實有種世俗講法,名曰「做人唔使咁認真」──沒有人會願意簽白紙黑字的人際關係契約。

你現在明白,為甚麼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在現成的不成文契約人際關係網中生活:因為人們都需要這種免責空間,好讓他們能在繃緊的種種人際關係中矛盾中,有喘息的可能。因為沒有明文規定的情人所以沒有絕對的負心漢,因為沒有明文規定的朋友所以也沒有客觀上的「不夠朋友」。大多數人需要這種曖昧性,否則便無法生存。

然而區文亮卻受不了這種人際關係。他認為,曖昧性的唯一效用,就是讓人在傷害他人之後,一句「唔關我事」拍拍屁股走人。而他則受不了讓任何人失望,即使對方的不成文人際關係條款遠遠超過他所能承受的。因此當他的女朋友哭到第三千六百五十一次,而他發現自己哭不出來,他認為這完全是自己的責任。

他無法不去把所有人際關係責任都攬上身。

因此區文亮選擇了第二種消除契約矛盾的方法。一種更為暴力,但更為爽快直接的手法:取消一切契約。也就是說,斷絕與所有人的關係。因此他選擇做。沒有關係,也就沒有契約。沒有契約,他就不必為無法滿足誰的條款而發愁。

也就放下了人世界的一切貪嗔癡恨,他如此認為。

當然這些都是陳暖所不知道的。此刻的她,依然覺得,區文亮是一個可憐的孤獨男人。誰知道呢?或許她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