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阿姐小食部

2015/9/7 — 22:02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二零十五年九月七日

我有個 friend 。這個 friend 大家都識得。十七年前他曾經在中學當過學生會會長。那一年,街坊阿姐辦了十多年的小食部租約期滿,學校把舖位重新招標。我個 friend 得知此事,心知一旦招標,舖位肯定會被維他奶或者可口可樂等大財團取代。當時的中學生還不知道甚麼叫公民意識、不知道甚麼是大財團壟斷,對所謂幫助弱勢社群,概念也是像對錯焦的照片那樣模糊的。然而,我個 friend 依然感到這事情不對勁。那可能是源於他一份天生的正義感,又或者是因為他珍惜同學與阿姐之間那種好像社區關係的甚麼。也可能,純粹只因為,阿姐的三文治好食。

阿姐的三文治不叫三文治,叫「手工愛心治」。招牌上「愛心治」三個字後面畫個小紅心。三文治由阿姐每日自己親手一件件做,咬下去,彷彿可以吃到人情味。

廣告

於是我個 friend,作為學生會會長,就在校內發起了「救救愛心小食部」大行動。發公開信、派傳單、收集簽名,呈交校長,希望能說服校長取消招標,直接給阿姐續約。

「我們──希望請求校長先生,給阿姐續約。」我個 friend 戰戰兢兢道。

廣告

校長意味深長地泛起一抹微笑。

「跟我來。」他說。隨即領我個 friend 入校長室。「為甚麼你要支持現在的小食部?」

「因為──」我個 friend 雙腿發軟。畢竟在校園內「表達訴求」,是過去誰都不曾做過的事。「因為我們認為,阿姐的小食部值得保留。」

「為甚麼值得保留?」

「因為大家都很喜歡阿姐和她的小食部。」他說。

校長聳聳肩:「你可能更喜歡新的小食部。」

「但我們不認為維他奶和可口可樂會更好。」

「為甚麼?」

「因為……因為大公司通常都不好。」

「可是阿姐的合約已經到期。」校長說。「為了公平,不是應該重新投標?」

「阿姐一定會輸給大公司的。」

「為甚麼?」

「因為阿姐沒錢,大公司可以付很多租金。」

「那不是應該由可以付更多租金的人去做?」

「可是付出很多租金不一定會把小食部做好。學生一點利益也沒有。」

說到這裡,我個 friend 好像想通了甚麼:「我在這裡,代表學生的利益。」

校長微笑了一下。

房間裡只有隆隆的冷氣機聲。我個 friend 給吹得有點冷,可是他仍然站定不動。

「我明白了。謝謝你向我反映同學聲音。」校長伸出食指。「好吧,我答應你,今年我們將不會重新招標,繼續讓阿姐營運。你可以向同學報告這個消息。」

我個 friend 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謝謝校長!」

「我希望你能夠好好記住這次經驗。」

「是!」我個 friend 猛點頭。

「然後我還希望,你能記住多一件事。」

「甚麼事?」

「阿姐小食部的租約,其實早在七年前已經期滿。過去我們從沒想過重新招標。」校長道,然後停頓良久,彷彿要等我個 friend 準確理解這一句話。「但今年我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兩件事:第一,我們發現阿姐虛報賬目,少報收益,藉此企圖少交租金。」

我個 friend 繼續聽著,心頭揪緊。

「第二,阿姐欺騙了你們。她賣的『手工愛心治』其實是用機器做。甚至連機器也不是他們的,都是在街外批發的貨色。」

上課鐘聲響起,校長只簡短地說:「你將會一生記得這件事。現在去上課吧。」

說到這裡,我個 friend 就止住了。他灌了一大口啤酒,不再說話。

故事的結尾要由我來問:阿姐小食部續約了嗎?續約了,他說。你跟同學說了阿姐小食部的秘密嗎?沒有,他道。

「這樣做也是 for greater good. You know.」他說。

現在我個 friend 是某個新興政治組織的黨委。之所以提起這段回憶,是因為他最近又遇到了類似的事。他還是用同一個方法解決。

他曾經不下一次問過我,我這樣做對嗎?我這樣做對嗎??我這樣做對嗎?

我想了一下,說,我可以體諒你這樣做,但我不會原諒自己。

他認真地點了下頭。我也是,他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