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11

2015/10/1 — 23:43

とことん猫画像@twitter

とことん猫画像@twitter

【故事】電腦

那夜跟 Julius 談過關於「秘密」這個話題後不久,Ida 成了我的女朋友。我不得不承認,早在初相識的時候,我已經對她有好感。亦是因此讓我對這段感情打從一開始就毫無信心:你憑甚麼對一個見面不久的人感興趣?沒有甚麼神奇原因,簡單來說就是外表、身材,頂多再加上人人不同、因基因而異的體味。無論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罷,你只能承認,所謂一見鐘情僅僅就是這些而已。你的身體在呼喚你繁殖,它在搜索最有利繁衍後代的基因,這組基因的主人,就是那個你以為很神秘很微妙的有閃電感覺的對象。

至於 Ida,我無從知道她為何會答應跟我在一起。我們開始的時候,她和 Julius 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見面。彼此都沒講明要分手,但彼此都知道要分手。變質的感情讓 Ida 非常痛苦。許多次,她約我到店,要我聽她講她倆的事。比如說,whatsapp 是怎樣顯示他 seen 了 message 而沒覆,他怎樣說他很忙沒時間見面,她怎樣懷疑他其實是有了另一個對象,所謂埋首做實驗只是幌子……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去聽,終究還是得承認自己提不起興趣。因此我只能注視她那漂亮的臉,不住點頭,點頭,點頭,間中吐出「哦」的聲音。又因她老是不斷重覆同一內容,即他欺負她,她受了傷,有時候我也按捺不住不耐煩的感覺。

廣告

「乾脆跟他分開好了。」我會這樣說。或者:「忘掉這個沒希望的人就好。」

當然我知道即使這樣說,她也不會和 Julius 分開,也就別說忘掉他。我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一如她問我「怎麼辦才好」,也是隨便說說。

廣告

漸漸地,她對我產生情感上的依賴,然後我就從她的出氣袋變成了她的男朋友。她開始要求我對她也有情感依賴。問題是我幾乎從不對任何人有情感依賴。這一點她經常生氣,覺得我甚麼心事都不向她傾訴。我自問也有點納悶,心想,傾訴心事甚麼時候成了任務?

也罷,既然她想聽,我就就隨便說說甚麼。

「今天稿子寫到一半,電腦壞掉,不見了三千字,有夠可惜。」

她輕輕摸下我的頭髮。「真可憐。」她說。

「早幾天我曾經找過 Julius……」

「抱歉,只有他我們不說。好嗎?」

我當然希望 Ida 能完全放下 Julius,一心一意向我。不過我想這只能是痴心妄想。無可否認 Julius 仍然在她心中佔有重要位置。有時我談到她,她冷漠拒絕繼續話題;有時她卻主動提起,語調裡總有一種怨恨。

「那個人自私得無藥可救,真不知自己為何會被他吸引。」

聽她這樣說,我會想問,「被他吸引」是現在式還是過去式?

當然沒有問出口,只是想想罷了。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 Ida 是恨他的,打從心底裡恨。只是有句說話叫做「愛恨難分」,恨,是否意味著她還愛他?我不大清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