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12

2015/10/2 — 23:01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故事】電腦

儘管我對 Ida 是否真心愛我存疑,但無可否認,和 Ida 在一起的大部份時間,我都是開心的。我也特別關注她是否開心,而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我喜歡她。她開心的話我也開心。為了自己開心,我當然想她開心。

可是我們也有冷戰甚至吵架的時候。有時我們會為一些誤會,或者出於我本人粗心大意,令她變得很不愉快。比如在 facebook 貼出與其他女生喝酒的照片,忘記每月拍拖紀念日,收工回家時忘記打電話給她,之類。其實也沒甚麼,都是些正常情侶會有的矛盾。

廣告

「和我一起,開心嗎?」我問。那天我抽了煙。我曾經答應過她不再抽煙。

「一時時。」她冷淡道。

廣告

「總括而言?」

「正常囉。」

正常,很有深度的一個答案。

「開心」到底是甚麼呢?它依賴「不開心」存在,因為如果世界沒有「不開心」,那就沒有人知道甚麼叫「開心」。因此「不開心」與「開心」其實是一個錢幣的兩面。有時你會擲到「公」,有時你會擲到「字」。有時你連續十次擲到「不開心」;正如你也有時會連續擲到十次「開心」。

但拉勻來講,不開心和開心總是各佔一半的。

所以,問一個人開不開心,答說「正常」就是最「正常」不過的答案。

不過事實是人們很少會「正常」地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人們很少會從人生的視點去理解事情,比如說,講自己開心或不開心。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缺陷,但人的記憶總是對新近的事鮮明,而且也傾向把此刻的經歷與感受放特別大。當一個人感到悲傷,彷彿那悲傷不只是那一刻的,而是恆久遠,好像過去一直都在悲傷,將來也會繼續悲傷。甚至連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灰色,陪他一起悲傷。悲傷的人很少會記得曾經有過的開心事,反之亦然。

因此,挑 Ida 開心的時候再問她總括而言是否開心,我敢保證她會答:「跟你在一起,開心極了。」

但其實根本就沒有太開心。拉勻來說,就是「正常」。

如果生命是一條拉直的線,愛情無非是讓它翻個波濤,有上也有落。好像 Ida 對 Julius,愛過,現在便輪到恨。曾經愛過多少,現在便恨多少。

「如果在一起也沒有特別開心,只能『正常』,那為甚麼還要在一起呢?」我問 Ida。

「我也不知道。」她咬緊咀唇。「雖然這樣說很抱歉,但坦白說可能只是因為寂寞。不過我是有喜歡你的。」

因為寂寞。真是高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