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15

2015/10/7 — 22:49

【故事】電腦

A:陳燕姍(女),1990 年生。

B:張文彬(男),1990 年生。

C:郭永星(男),1989 年生。

D:謝緣(女),1990 年生。

E:陳志顯(男),1991 年生。

F:聶永政(男),1990 年生。

G:劉雅詩(女),1991 年生。

我必須在此紀錄他們的名字,因為他們是 BaCn 的始祖。也就是說,他們是毀滅(還是拯救?)整個人類世界的七個人(還是一個人?)。

廣告

為何會是他們。除了因為他們都接近 25 歲,腦部發展最完善之外,其實並無甚麼特別原因。湊巧而已。Julius 的日誌顯示,他們都是被各種理由欺騙上門,再用電流棒電暈,進行轉換催眠手術的。他們不像 T 那樣「生無可戀」,也不像 T 那樣簽過生死狀。他們甚至不知道 Julius 是誰,在做怎樣的事。就在生命中的某一時點,他們突然暈倒,然後靈魂就失去了。被編上 A 至 G 的代號,變成一部電腦。

沒有人知道 Julius 為何變得如此激進。又或者,那不能算是激進,因為他根本未曾想過要像之前那樣,徵求眾人同意才把他們變成電腦。Julius 的日誌沒有一句提及其背後思考。我的猜想是,那時候的 Julius 大概已經覺得,為了他那偉大計劃,一點人命死不足惜。他倒是真的變成了一個瘋狂科學家,彷彿出色的科學家都必須走上瘋狂一途。沉迷於科學,使他視心目中那整體「人類發展」價值,高於個體人權;因此,少數人應該犧牲,以換取多數人的「利益」。

廣告

當然我無意為 Julius 辯護。他的所作所為顯然違反了我們一直以來接受的教育,即人權是牢不可破的普世價值。

我嘗試問自己,為何要高呼人權。那是因為它給予我保障。基於「他朝君體也相同」的道理,隨時不明不白變成電腦的人,雖可以是上述七人,卻也可以是我。我不希望變成甚麼電腦!最少在大家都還是人類的時候,我不希望變成電腦。但 Julius 的行為不容我選擇:他剝奪了我的人權。所以我必須捍衛人權。

只是一種莫名的不安又籠罩著我。不,人權不應該僅僅是為自保而呼喊的價值。它應該有「更高的甚麼」。可那是甚麼?我卻想不出個所以然。誠然我可以冠冕堂皇地道,為了全人類的自由,我要撐人權。可是誰說全人類一定要自由?全人類有告訴我了嗎?再者,為何一定要自由?多少想法因著自由之名,以無形之手滲入我們的生活,使我們被洗腦,被荼毒。

為甚麼要自由?

歸根究柢,果然我還是為了自己著想。

或許 Julius 是對的──我除即搖頭否定此一想法──人權只是一種意識型態。它是可以被放棄、被否定的。只要你有一種高於人權、可以擊倒人權的價值觀,人權便會像被時鐘取代的日晷那樣,淘汰。

或許 BaCn 是對的──當集體意識取代個體,集體利益超越個體利益,人權算甚麼?那只是過時的玩意而已。

我愈想愈感到惶惑不安,卻無法理解為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