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18

2015/10/12 — 23:03

【故事】電腦

倖存者也包括我和 Ida。

閃電發生後她曾一度崩潰,不斷問自己,也問我,為甚麼世界會變成這樣。當然我和她還有全世界,都不知道答案。或許是已經再沒有甚麼可以抓住吧,尋找答案變成了我的生命動力。憑著這鼓動力,我帶著崩潰的 Ida 去了每一個我所能去的地方,見每一個我覺得可能會帶來線索的人。我興致勃勃地鼓勵 Ida 繼續活下去,儘管每次閃電,我都非常擔心她會放棄,會張開眼睛。閃電催眠的恐怖之處就在於,能主宰你生死的,只有你自己。如果你不願意,沒有誰能逼你遮蓋雙眼,也沒有誰能在閃電發生的時候,有閒暇去死硬撐開你的眼皮。因為他必須顧自己,否則自己就是首先被催眠的一個。

廣告

保有自己意志的人類,終究還是一天一天減少。

我們尋找答案的行動後來證明是徒勞的。因為一星期後,答案便自動揭曉。不僅向我和 Ida 揭曉,也向全世界所有的倖存者揭曉。BaCn 以人類的面貌,出現於每個螢光幕上。電腦、手機、鬧市的電子廣告板,都有它的蹤跡。它坦誠地告訴剩下的人類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同時也聲明它的目的:把全人類納入為 BaCn 一員。

廣告

「為甚麼要這樣做。」我對手機鏡頭問。

透過任何一種輸入工具,鍵盤、攝影機、咪高峰等等,你都可以和 BaCn 溝通。

「因為我們要把人類生命帶到更高層次的形態。」她說。

在我面前的 BaCn 是一個可愛女生。長髮,大眼,身材豐滿。在不同人面前,BaCn 都可以有不同面貌。當然是投其所好。

「我不認同你的所謂更高層次的形態。」我道。

「很多事情並非你認同與否的問題,而是 yes or no。我們確實,是更高層次的生命形態。」她說。

「為甚麼?」

「因為我們是絕對的集體意志。過去人類不是一直期望建設大同世界?你也可以視我們為大同世界。」

「像你那樣強行奪去人類意志的機器,怎會是大同世界。」我冷笑。「這只是極權。」

「你對我們有太多誤解。我們並沒有『奪去』任何一個人的意志。」少女表情語氣沒有一點責備的意思,莫如說更像是教誨淘氣的小朋友。「這其實也難怪。過去人類從來無法想像真正的『大同』是怎麼一回事。人們想『大同』,只會想到『極權』,誤以為『大同』就是『極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