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20

2015/10/14 — 23:31

【故事】電腦

「不,你不需要愛,一如你不需要恨。」少女道。「其實對人類而言,所謂一個人愛你,意思等同他不愛其他人。如果他誰都愛,都一樣那麼愛,那就不能算是愛你了。因此愛必然會產生妒忌,會產生恨。我們拒絕妒忌拒絕恨,所以我們拒絕愛。」

「我無法想像放棄去愛。」我說。「為了愛,我會寧願把恨也一併擁抱過來。」

廣告

她卻道:「你知道……人們怎樣稱呼沒有憤恨、沒有嫉妒、沒有惡的地方嗎?」

「……天堂。」我說。

廣告

「對,我們就是身處天堂。最偉大的和平主義者努力一輩子,也不過是為了接近天堂那麼一點點。而我們已經身在天堂了。」

「天堂怎可能沒有愛?」

「只是沒有人類所理解的愛。」少女說。「天堂的愛是一元的。對人類來說這等於無愛,但我們理解愛的方式不一樣:我們的愛,不思考對誰特別好,只思考對整體而言怎樣最好。當然我不指望你了解天堂的概念,因為人類的世界只能是二元的。人類要理解一件事,必須同時理解甚麼『不是這件事』。我們可以理解你無法想像這邊的世界,但我們可以告訴你,沒有任何一個人來到之後,有一絲的後悔。我們是絕對的集體意識,也是絕對的愛。」

我思索她的話。

「噯。」她歪頭輕輕喊我。「你知道為甚麼人那麼懼怕死亡嗎?」

我讓她繼續說。

「是因為人不知道死後會怎樣。人怕死,不是因為死是一件壞事。因為根本沒有人知道死是好是壞。人們害怕,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她吸一口氣。「人總會為不知道的事而害怕。你在害怕,因為你不知道天堂的世界怎樣。」

我想不到怎樣回應她。

「那麼──」少女伸出右手,把食指按在唇上。「你要不要相信我呢?」

看著她,我嘆一口氣。「妳無法說服我的。我不會把意識交到妳手上。」

她竟然撒起嬌來。「甚麼嘛,你倒真是冥頑不靈。我就說,意識不是交給我,只是與其他人連接!」

「不管妳怎麼說都好,我也不會同意的。」我說。

「那你自己想清楚吧!」

我不想再與她談下去,於是把螢幕蓋上(即使按關機它還是不聽話),但隨即又打開。「還想問一個問題。」我說。

她笑道:「因為你遲早都會過來的。」

我想問的是,為甚麼她要跟我說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