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21

2015/10/15 — 23:17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故事】電腦

BaC 總是在目標人物孤身一人的時候出現,以確保他們投其所好的形態,準確無誤地以單對單的形式,嵌進目標人物內心。

令 Ida 動搖的是 Julius。他以 BaC 第八號的身份,邀請 Ida 加入他們的大家庭──與他連接。

廣告

他毫無保留地告訴了 Ida 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Ida 痛罵他弄出這樣一個惡夢,害死了全世界的人。

他告訴她說,儘管這不是他的原意,但 BaC 最終帶來的結果,是對人類的救贖而不是她所說的傷害。因為 BaC,人類得以來到更高層次的生存狀態。在這個狀態下,人們享有絕對的溝通,絕對的心靈交流。他說,明白二人之間有許多誤會,這是人與人溝通無可避免的缺憾。一個人永遠無法完全理解另一人。

廣告

但在 BaC,誤會永不發生。

──鬼信你的話!她說。便把螢幕蓋上。

此刻我和 Ida 大概正身處於淺水灣海灘上。我們並肩而坐,注視闃無一人的海邊。海浪拍岸,沙沙作響。Ida 在沙灘上繪畫出一男一女,牽著手,微笑著眼望前方。

「你覺得是不是真的?」她問。

我說:「沒有瞞騙的必要吧。我想不出我們有甚麼籌碼值得被欺騙。」

「所以,Julius──還有所有其他人,真的都在彼方嗎?」

「或許。」

「那你怎樣看?」

「眼下我還不想放棄自己。」我說。「特別是去愛的能力。」

「就是擔心在彼方不能愛的意思?」

「不是擔心,而是確實不能。在那裡,意識是共享的,所以愛也是,恨也是。你愛所有人,所有人愛你。也就是說,那裡沒有人類意義上的愛。」

「人類意義上的愛……」她重覆我的話。「我覺得這也沒甚麼。愛一個人,是想那個人好,而不是要佔有或者甚麼。我不介意我愛的人不愛我,或者說,他愛每一個。」

有夠偉大,我想。「那你為甚麼不走?」

「我也不知道。」她說。「我一時間接受不來。或者說,我在害怕。Julius 說的話是真的嗎?就算是,去到彼方之後,會變成怎樣?與死有甚麼分別?一想到這些,我就害怕。我不知道,就是害怕。」

我想起 BaC 告訴我,人怕死,不是因為死亡恐怖,而是因為人連死亡是否恐怖都不知道。

「噯。」我斟字酌句道。「妳還喜歡 Julius,是吧?」

她看著海面很長時間,然後說:「是的,對不起。」

我忽然覺得怎麼都無所謂。甚至有一刻,我對身邊這個女生產生一股厭惡感。經歷過這麼多的事,那個人已消失這麼久,而她還喜歡著他,一個不值得她愛的人。我甚至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她真選擇要走,那我就在她走之前把她掐死。反正結果都是一樣。

「妳想清楚要怎樣做吧。」我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