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22

2015/10/16 — 23:44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故事】電腦

每當想到很快便無法再看見 Ida,我心裡便有說不出的恐懼。我的意思是,我當然可以看見她。只是那是一個永遠不會動的她。她不會再說話,不會再撫摸我的頭髮。我如何吻她她也不會再有反應。她沒有死,但我將永遠失去與她一同經驗任何事情的可能性。

對此我感到恐懼。

廣告

而對 Ida 來說,愛則戰勝了恐懼。她對 Julius 是如此迷戀,以至她不再害怕謎一樣的 BaC 世界。事已至此,她也不再保留自己的感情。「無論天涯海角,只要 Julius 在那裡,我都會去。」她說。

她忽然變成了 BaC 的代言人:「沒甚麼值得害怕的,不過是更高層次的生命而已。我相信在那裡仍有愛。那是一種更高層次的愛。一如上帝愛世人的愛。」

廣告

我嘆一口氣。

「妳真的要走?」

「對。」她顯得堅決。

我不再說甚麼。

我們坐在海灘上,默默等待下一次閃電的來臨。我們等了幾個小時。這幾小時的煎熬,於我而言恍若隔世。我有一種強烈的被遺棄的感覺。我問自己,為甚麼 Ida 要為 Julius,這樣一個既不愛她也不值得她愛的男人,拋下此刻就在她身邊的我?

為了一個男人而甘於犧牲自己的意識,多麼偉大而浪漫的一件事!除了,受害者是我之外。

「再見了。」閃電出現的時候她說。

「妳……不可以走。」我一隻手緊緊抱住她,另一隻手蓋住她雙眼。

「幹甚麼!放開我!」

我緊閉雙眼,但閃電還是穿過眼皮,向我的大腦傳來催眠訊息。視網膜接收著紅黑紅黑的閃爍。

而我仍緊緊用手按住她雙眼。

「妳不要離開吧。」我說。

「你瘋了。」她奮力把我掙脫。

「妳很自私!妳就這樣走,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你才自私!為甚麼我要為你的感受而活?」她說。

她再掙扎了一下,突然又安靜下來。

「你愛怎樣便怎樣吧。」她冷笑。「這樣下去只會你先走。我沒甚麼所謂,多等一天半天而已。」

她說得對。不論如何,我終將是要失去她的,就在一分鐘之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