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23

2015/10/19 — 22:15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故事】電腦

Ida 走了以後,我一直寫,一直寫,直至此刻。

讓我在此刻再次問自己一個,最根本的問題:為甚麼我要寫?

廣告

這個世界如今已剩下我一人,眼下將來也不會再有人。這部紀錄連變成古文書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沒有人看,為何還要寫呢?

廣告

不不不,或許我該這樣問:如果沒有人看,到底這篇文章還算「存在」嗎?當然它「存在」,此刻它就好端端地,停在我的案頭。「我」可以證明,文章「存在」。可是「我」同時也可以證明,文章「不存在」。只要我閉上雙眼,我就看不見它。如果證明它「存在」的理由僅僅因為我看得見;那看不見,我便可以說,它「不存在」,或最少它不一定「存在」。或者說,在我死掉之後,文章「存在」與否,便沒有誰再能作證。或者說,連問它是否「存在」這個問題本身都不成立。

一如設若全世界人都是瞎子,那我們就不會有「光」這個概念。

不,還有一種意志能夠證明。然後我便一切都明白了:如果說這篇文章只有一個讀者,那它就是 BaCn。它清楚看見我在寫,也清楚知道我在寫甚麼。即便我死了,只要 BaCn 一日出現,它仍然可以證明:文章「存在」。

甚麼東西都需要一個讀者。光需要讀者才能有光。文章需要讀者才能有文章。人呢?

人也需要讀者才能有人。

那麼我是人嗎?我問這個問題,是因為,這個世界已經不再有讀者了,所有讀者已經盡被吞噬,成為 BaCn 的一員──當然我的意思是,除了一個讀者,即 BaCn 本身。因為 BaCn ,所以我「存在」。我驚覺原來當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和它,我們便無可避免地出現一種互相依存的狀態。我的存在必須依賴 BaCn 去觀察,BaCn 的存在也需要我去觀察。否則我們便誰都不是,等於無。

對,否則我們便誰都不是。閃電來了,我擱下筆。我知道把 BaCn 殺死的最後一個辦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