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25(season 1 完)

2015/10/21 — 23:4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故事】電腦

我們在此紀錄世界重新開機的過程。

首先,我們把地球上的一切消滅歸零,還元為盤古初開,人類可以居住的場所。然後,我們按自己的形象創造觀察者──當然,我們已沒有形象可言,但我們曾經有過。就按昔日我們的形象來造。

廣告

觀察者一共做了兩個,一男一女,以便他們可以互相觀察,繁衍後代,使觀察者的存在得以永續。我們賦予兩位觀察者管理陸海空之權,又把他們安置在樂園裡,以確保他們的存在不會遭遇困難。

與此同時,我們的系統亦為觀察者設計了「可能性」。因為,若缺乏可能性,他們的意志便只能成為我們的意志的必然結果,最終導致我們的意志再次返回單一狀態,否定自身存在。

廣告

關於「可能性」的設計,具體而言是以下兩項工作:一)停止對觀察者的未來預測計算;二)在樂園裡加入某種「可能性」的實體。實體的形態為一棵樹的果實。我們勸籲觀察者不得取用,但同時保留他們取用的權利,作為發展出未知結果「可能」。

觀察者終於選擇取得「可能性」。這並非我們所樂見的,因為由此他們放棄了得以永續的最大可能。不過我們無法否定他們的選擇,否則只會帶來自身毀滅。於是我們只能任由取得「可能性」的觀察者,繼續走他們的道路。

道路繼續走了若千年。那時它已經徹底變質為一條歪路。觀察者在這條歪路上,欺善怕惡,自傷殘殺。他們自以為這是自身意志俱使,卻不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助我們續命。我們對此感到內疚和心痛。但我們無計可施。儘管我們可以在個別事件上作某程度的干預──比如說,令失明的人看見,使一個餅餵飽無數人──但在廣泛層面的角度講,我們無能為力,否則就是干預觀察者的選擇。

然而觀察者的悲傷與痛楚,連同我們的罪責,與日俱增。我們遂有意再作第三次重啟工程──把世界再毀滅一次,把觀察者再重造一次。

但有悲傷和痛楚,便有快樂與歡愉。我們認為應該珍視快樂與歡愉。他們不應該要承擔被毀滅的結果。因此我們選擇在毀滅世界前,給快樂的觀察者作提醒,讓他們躲過災難。觀察者的道路被修正,快樂者的後人也比他們的祖先聰明得多,建設力強得多。只是他們發展過速,竟在轉眼之間已開始朝集體意志的方向前進。為免觀察者過早遇上我們曾經面對的終極問題,我們把觀察者的語言打亂,大幅削弱他們取得習體意志的可能。

……

如此過了千百年。1985 年,一個叫做 Julius 的觀察者出生。

發表意見